◈ 第3章

第4章

張晗說得沒錯,我臟。

「沈熠,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張晗結巴地解釋着。

眼睛視線被擋住,沈熠居高臨下地睥睨我,深邃的眸子里充滿了打量。

「哥……」我小心翼翼地喊道。

他向我伸出手,「起來。」

我立即回神,瑟縮了身子,自己起身。

我的態度讓他不爽,「小衍,你在怪罪我?」

「哥,我大了,不能像小時候那樣黏着你了。」我的步子沒停,聲音淡淡。

即使沒回頭,依舊感受到後背一道熾熱的神情。

張晗緊緊抱住貝貝,帶着歉意看着我。

吃飯時,我只夾我面前的菜,沈熠見了主動給我夾菜,我本想拒絕,可是想到正常人應是大方接受,我便低着頭吃碗里的飯菜。

張晗要表現她的體貼,給我盛了一碗湯,我百般拒絕,不料她一句,「弟弟,你不會還在怪罪我剛剛的無心之失吧?」

我只得在他們兩人的目光下喝下那碗湯,心裏早已經驚慌失措,想早點回自己房間。

不料,沈熠說:「吃完飯後去我書房一趟。」

5

張晗抬頭看了他一眼,咬着唇,又低下了頭。

我內心洶湧澎湃,面上依舊沒有什麼起伏,應了下來。

剛進書房,沈熠在真皮椅子上坐着,他一抬頭,我就撞進他幽深不見底的眸子里。

「不熱嗎?大夏天也穿那麼厚。」

大腿內側溫熱液體流下,我一陣難堪,更害怕被發現,想早點逃離這裡。

我不想再被人當成怪物一樣的人了。

我搖搖頭,想早點結束這沒有意義的話,「不熱。」

「小衍,我給你辦了休學手續,下個月,你進大學吧。」

我之前一直在國外念書,回國後以優異的成績靠近家附近的一所好學校,但因為被送進戒同所的原因,自然沒去上學。

我劇烈搖着頭,一想到每天要和形形**的人打交道,要接觸那麼多的人,就感覺到一陣窒息。

「你是社會的廢物,敗類,讀再多的書也只是浪費社會資源而已。像你這樣的人,就不配去接受高等教育。」

主治醫生的話在我耳邊響起,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哥,我進去一年,與社會脫節太久,還不太適應,我想再休學一年,適應後再進校園。」我找了個借口。

沈熠皺了一下眉,但還是點了點頭。

「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房休息了。」我怕再待下去書房底板上會留下黃色的臟污液體,沒等沈熠發話,就先回了房間。

剛關上門,臊臭味在空中蔓延,一陣液體從褲子里流下,溫熱的液體流進鞋子,還有一些流淌在地板上。

我的眼淚也開始流淌,難受地跪了下來,趴在地上。

在戒同所里,每天遭受着非人的待遇,各種各樣的花樣電擊,陣陣電流擊過身體,鏡子里的臉扭曲變形;帶刺鐵鞭每打一下,刺兒上沾滿了絲絲縷縷的血肉,背上皮開肉綻。

他們會一遍遍問你,還想沈熠嗎?

這些不過是生理上的傷害,但是已經足夠摧毀人的意志。

他們覺得還不夠,掐着我的下巴眼裡露出狠毒:「長得是不錯,比女人還好看。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就是喜歡男人!喜歡男人就該死!」

那晚上,他們扒光我的衣服,拳打腳踢後,讓我在房間的地上爬,嘴裏還要說著:喜歡男人就該去死!

我的嗓音沙啞,直到天亮,我像一塊破布被扔在角落。

那樣的夜晚重複了幾次後,我看見男人都本能地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