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你現在都離我那麼遠的嗎?從回來直到現在,你距離我就沒有不止三米遠的時候。」

我垂着頭,主治醫生吩咐過,不可以離他太近,否則病會複發,他們會再次接我回去。

而我,也不能忍受離他太近。

「哥哥,我長大了。」我仍然說這句話。

沈熠突然摁掉手裡的煙,不耐煩地鬆了松領帶,闊步向我走來,「不管你長多大,你永遠都是我的家人。你為什麼對我那麼疏離?」

在他一步又一步的逼近下,我默數着距離,三米,兩米,一點五米……

我的身子止不住地顫抖,在沈熠距離我只剩一米時,我牙關打着架開口:「你就站在那裡,別動。」

我的雙腿像是喪失全部力氣一般,堪堪站住沒有倒下。

沈熠一副受傷的神情,「小衍,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看得出,他眼裡很痛苦。

他一邊痛苦,一邊不信邪,繼續往前走。

我的呼吸像被人狠狠攥住,張着大口,就是不能呼吸,整個身子無力地倒在地上,「我求求你,別過來。」

身下再次淌出一灘黃色液體,我頭痛欲裂,腦袋似乎要炸開,眼淚在臉上止不住的飛。

沈熠慌了驚慌失措地問我,「小衍,你到底怎麼了?我是你最親愛的哥哥啊。」

他不顧我身上的臟污,將我緊緊抱在懷裡。

「你走開,我不想見到你,我求求你了,我不想見到你。」我已經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回憶,主治醫生拿着沈熠的照片湊近我,對我說,你好好看清楚,他到底是誰,你還愛他嗎?

我不愛了,不愛了。

那些被打被電擊的回憶交織在心裏,摻雜着某天早上我剛醒時沈熠落在我唇邊的那個吻……不對,他沒有親吻我,喜歡男人就得死,他沒有親吻我,他怎麼會親吻我呢,他覺得我噁心,他親手將我送進了戒同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