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我的意識漸漸模糊,抬頭看見張晗站在門邊,淚流滿面,她也是一個偽善的人。

「讓我來,他現在不想見到你。」

耳邊的聲音從一個男人的聲音變成女聲,味道也從濃郁煙草味變成茉莉花的味道。

「小衍,你別怕,我們去看醫生。你別怕……」

好像有人在哭,我已經聽不見了。

我只知道,今天我這副失控的模樣,主治醫生應該會把我再次抓回去。

7

還沒睜眼,鼻尖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有人拿着我的手,我立即掙扎,「別抓我回去,我已經不喜歡男人了,我正常了。」

護士被我嚇到,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趕緊離開了病房。

沈熠坐在病房一旁,臉色慘白,眼裡是我看不懂的神色,但是眉間布滿了憂鬱。

手上輸水的地方流淌着鮮血,鮮艷的眼色刺激着我的眼球,我竟然覺得是一幅詭譎畫卷。

「小衍,對不起。」沈熠神色痛苦,眼睛漸漸紅了,隨後低着頭,雙手插在頭髮里,「我不知道,他們會那樣對你。」

「那些天,如果我去看看你就好了,就知道你經歷了什麼。」

我立即往我身上看去,睡衣早就換成了醫院的病號服,掀開袖子,胳膊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

隨後死死盯住他,他知道了?

「我那天打電話給你,你說,那天是你的婚禮,讓我好好接受治療,早日成為正常人。」我聲音平靜如水。

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和張晗結婚呢,我早就知道了啊。

沈熠的肩膀在抖動,聲音充滿了壓抑,「我……我不知道,小衍,原諒我。」

他抬起頭,臉上竟淌滿了淚水,「小衍,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你走開。」

他的手還沒有碰到我的手,我瑟縮着身子,紅着眼睛說道。

他一靠近我,我的胃裡就翻湧着,頭痛欲裂。

「小衍。」痛苦再次爬上他的臉龐,隨即喊來了醫生。

人一多我就害怕,各種反應更加明顯,好幾個人按住我,給我打了一針鎮定劑以後,我才安靜下來,失去意識。

「病人受到的創傷很大,已經形成應激反應,不能再刺激他了,只得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同時進行才有用。」

「他大概要多久才能治好?」

「想要徹底治好大概是不可能了,給他造成的陰影太大,只能慢慢降低他對別人的防備心,讓他慢慢恢復成正常人。」

在徹底失去意識前,隱約聽到耳邊有聲音。

8

再次睜開眼睛,是我熟悉的房間。

甚至我手邊,睡着我之前喜歡抱着睡的大玩偶,笑臉明媚。

窗外有嘰嘰喳喳的鳥叫聲,陽光透過窗灑在地板上。

一切,好像回到了我還沒有進戒同所前。

翻書的沙沙聲停止,沈熠猛地站了起來,想靠近我時,突然想到什麼,又在原地站住,聲音疲憊:「小衍,你醒了?」

他一米八六的大高個,局促地站在那裡,透着幾分滑稽。

「嗯。」我應着,此時有一縷陽光打在了我臉上,有些刺眼,我伸手擋住眼睛。

我總得過正常人的日子吧。

沈熠的聲音多了驚喜,「我讓醫生來給你做檢查。」

聽到醫生二字,我的太陽穴突突跳了一下,腦袋裡立即浮現着主治醫生的臉。

半小時後,醫生來了,是個心理醫生。

我本來想放下所有防備讓他好好給我治療的,可是我做不到。

當他靠近離我不到一米時,我開始頭痛。

他說,讓我別著急,慢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