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不知道心理醫生給我吃了什麼葯,我睡了很久,醒來時,身旁的溫暖讓我以為是我的玩偶抱着我。

可是均勻的呼吸聲讓我的身子一滯,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頭皮漸漸發麻起來。

是沈熠!

「小衍,你是不是在報復我?」身旁的男人醒了,語氣不爽。

他的質問還在繼續,「你是不是恨我把你送進戒同所?所以你現在報復我?我也是出於無奈,如果不把你送進去的話,我們都會落入萬劫不復之地。」

「你不要碰我。」我身子顫抖着,所有不堪的回憶湧上來。

沈熠緊緊抱住我,「小衍,你不要這樣,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的報復成功了。你不是喜歡我嗎?我們做你喜歡的事好不好?」

沈熠將我壓在身下,聲音充滿了痛苦和壓抑,他捏着我的下巴強迫我看着他。

他的臉在我面前放大,恐懼如同潮水般向我湧來,要將我傾覆。

那一刻,被人扼住呼吸,胃裡翻湧,腦海里浮現着戒同所里那些人放大的醜陋表情:喜歡男人就該去死!

從我嘴裏不斷吐出污穢,弄髒了他的衣服,痛苦地說道:「你離我遠點。」

在他不可置信地眸子里看到了錯愕,「你的日記里不是寫滿了愛我嗎?」

「小衍,可是我……」

我瞳孔驟縮,及時捂住了沈熠的嘴,這樣,我就什麼也沒聽到。

「喜歡男人是一件噁心的事。」我悄聲提醒沈熠,卻看到他的身體陡然一僵。

還愛嗎?

不敢愛了。

一道閃電落下,將房間里照亮,同時也將站在門外的張晗的臉照得煞白。

她驚恐地看着我們,搖着頭:「你們……你們!啊……」

張晗尖叫着跑了。

屋子裡只剩下微弱的燈光,沈熠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一滴滾燙的淚滴在我臉上。

9

自那晚上後,沈熠再也沒有出現過,只有心理醫生會隔兩天來看我一次。

到是張晗,每天堅持給我送飯,將我的窗子打開通風,但也沒有和我說話。

偶爾看向我的眼神裡帶着幽怨。

我想,她最不想看見的人就是我吧。

看電視時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戒同所的人還沒有來抓我了。

他們被警方一鍋端了,有人舉報他們對病人進行違法拘禁和違法治療。

這件事引起的反響還挺大,主治醫生灰頭土臉被抓的視頻下網友紛紛留言:

「都什麼年代了,還在高舉同性戀罔顧倫理道德的大旗。」

「拿着舊地圖是找不到新大陸的。同性戀又沒有犯法,為什麼要這樣懲罰他們。」

「為同性戀發聲,他們擁有同樣愛人的能力,只是取向是同性罷了。」

我突然發狂的摁掉電視,眼淚奪眶而出,發出野獸一般的咆哮。

「不對,喜歡男人就該去死!」

「不能喜歡男人,這是罔顧倫理道德的!」

看着被我打碎在地上的玻璃,我赤腳從床上下來,死死盯着玻璃折射的光,以及破碎處的鋒利。

我的動作引來了沈熠和張晗,沈熠剛要進來,就被張晗攔在外邊,「你想要逼死他嗎?」

腳低被玻璃碎片扎出血似乎也沒有感覺了,溫熱的液體流出,我竟然感覺到一股爽感。

此時此刻,唯有在流血的我,提醒着,我還算是一個活着的人。

我一隻手舉着手中的玻璃,看着另一隻手布滿疤痕的手腕,我只要這麼輕輕一割,就會湧出鮮血來。

鮮血會洗清我所有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