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不要,小衍,我求求你了。」張晗跑進來,不顧周遭的玻璃碎片,想要從我手裡奪過玻璃渣子。

「你放開我。」我吼着,竟然沒能掙脫開張晗。

手心被狠狠扎出血,我得到快感,嘴角滲出笑容,報復似的向沈熠看去。

他瞳孔放大,緊緊盯着我,雙眼一點一點變紅了。

「小衍,不要這樣,我求求你了,不要這樣。」

張晗哭着好不容易從我手裡搶過渣子,卻也把她的手割傷了。

我近乎發狂,嘴裏呢喃着:「喜歡男人就該去死!讓我死,死了就乾淨了。」

心臟的某個地方像是插着一把利劍,從**去的地方流出鮮血來。

「小衍,不要,聽話。」張晗緊緊抱住我,在我耳邊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我的名字。

「錯了,我們都錯了。」她哭着說道,在淚光中,看向沈熠。

沈熠俊逸的臉上薄唇微張,一臉痛苦,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全,向牆上砸去。

「快叫心理醫生啊!」張晗說道。

沈熠走了,我不知道張晗一個女人,哪裡來這麼大力氣,將我死死箍住,動彈不得。

我哭着笑,嘲諷,「張晗,你不應該很開心才是嗎?沒有人和你搶了!他不在這裡了,你不用裝了。」

「張晗,你恨不得我去死,對吧?」

「小衍,你別亂說,你要是恨我我可以馬上和沈熠離婚。你不要說胡話。」張晗仍不為所動,安撫着我。

她的勁兒是真大啊。

「睡一覺就好了,睡一覺,乖。」

張晗突然軟軟地唱起了歌,「搖啊搖,搖到外婆橋……」

記憶里,在去孤兒院之前,似乎也有人給我這樣唱歌。

在張晗的歌聲中,我漸漸安穩下來,最後睡着。

10

連着好幾天都沒有看到張晗後,我才得知,他和張晗離婚了。

我不讓沈熠接近我,沈熠便很少回這個家。

只有心理醫生才能接近我,我情緒穩定時,還能和他多說幾句話。

他經常問我過去的時光里,最幸福的事情是在什麼時候。

我常常想起在孤兒院的時光,院長儘可能把最好的給我們,他說我們是迷路的天使,並沒有被拋棄,有一天會有人來接我們的。

我和小夥伴們可以無憂無慮地玩。

醫生問,離開孤兒院後呢,就沒有快樂的時光嗎?

我搖着頭,腦袋又開始痛起來,「本來是快樂的,可是,已經不快樂了。」

醫生走的時候因為治療效果不理想,搖了搖頭,

我的眼睛落寞下來,我真的無可救藥了。

他們說我不正常,要把我送戒同所里去改造。

可是我出來後,他們還是覺得我不正常,要對我進行治療。

我要怎樣才能算正常?

天氣晴朗的時候,我在家裡的草坪上曬着太陽。

陽光暖洋洋地曬在身上,我很快小憩着。

「小宋少爺這病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好,少爺每天只敢遠遠看他,都不敢靠近。」

「你沒看網上流出來的視頻嗎?那個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小宋少爺在裏面待了整整一年呢。」

「說來少爺從小看着小宋少爺長大,夫人和少爺鬧離婚那天說,『我就知道,我不過是你娶回來掩人耳目的工具罷了,一年了,你從來沒有碰過我。你喜歡小衍,可是你懦弱,你不敢向他一樣。你配不上他,你這樣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他。是你毀了他,你一輩子都將活在愧疚與後悔中。』」

「你不要命了,這些話以後千萬不能說出去。」

我眼皮子微微掀開一條縫,陽光刺眼,想起那天我捂住沈熠的唇,制止他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