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回國給為首霸凌我女兒的女生家裡寄了一份大禮…..女生父親好像對我送的這個見面禮不太滿意。
我:「要不讓你自己來選,你要你女兒身上哪個部位,我明天再派人給你寄過去。」
1突然接到父親的電話,電話那邊的老人大哭不止:「智航,快回來吧!
盈盈她…..」頓時心裏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我急忙問道:「爸,盈盈她怎麼了?」
父親艱難地從嘴裏擠出兩個字:「沒了!
…..」沒了?
「沒了」是什麼意思?
接着電話里傳來,父親嗚嗚的慟哭聲。
我也容不得多想,急忙安排從金三角回國的行程。
當我趕到老家當地醫院時,在太平間門口看到父親癱坐在地上。
此時面前的父親,看上去比前幾天視頻通話時見到的蒼老了十歲。
他目光獃滯,雙側臉頰滿是淚痕。
我三步並作兩步跑到父親面前:「爸,您怎麼一個人在這兒?
盈盈和媽呢?」
父親沒有說話,只是轉過頭望了一眼太平間大門。
那一刻我宛如一陣晴天霹靂。
2在醫院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帶領下,我進了太平間。
他們打開一個冰櫃,拉開屍袋那一刻:我有點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張面色青紫、蒼白如雪的臉龐。
那本應嬌嫩的嘴角,卻掛着幾滴已經乾涸的血跡。
那原本應該如玉如月的肌膚上,布滿了一道道讓人觸目驚心的傷痕。
我媽得知盈盈不幸的消息,心臟病發作現在還在ICU生死不明。
這幾天我讓父親在醫院等候母親的消息,而我則帶着我的保鏢在靈堂為盈盈守靈。
幾天後,兩名警察來我女兒的靈堂找到我。
為首的中年警察:「李智航先生,你好。
我是雷州市刑警隊隊長劉昶,現雷州一中高二羅芷瀾等五名少女10月20日放學後神秘失蹤。
她們家人至今都無法和她們取得聯繫…..」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另外這裡是我女兒的靈堂,相信我女兒不想聽到她們的名字!」
刑警隊隊長劉昶:「據我們了解,你女兒李盈10月18日自殺身亡,而你10月19日就趕回了國內。
你女兒生前在學校曾與羅芷瀾等人發生口角,因此我們有理由懷疑你與羅芷瀾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