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神呂布,殺穿漫威第2章 警探你別查我,對你不好在線免費閱讀

鬼神呂布,殺穿漫威第3章 身體修好了就想拿回去?哪有這等好事!在線免費閱讀

「哦!克洛斯!你流血了!警察就在後面!你會沒事的!」

金髮少女快步上前,

呂布卻後退兩步,

「我沒事,那不是我的血!」

說著話,他將上衣脫了下來,露出精壯的上半身,

原本有着彈孔的胸口,此時光潔如新,連一絲痕迹都沒有。

男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兩名混混,「克洛斯,我都不知道你還有這本事,這是中國功夫嗎?布魯斯·李的那種?」

呂布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眼前兩人,有一個瞬間,他甚至起了將這兩人也一併殺了的衝動——

很顯然,這兩人是認識自己的,若自己殺了他們,是不是可以通過他們的靈魂,知道自己這具身體在這裡的身份?

是的,呂布已經知道這具身體絕對不是自己的身體了,

從混混的記憶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容貌。

帥還是帥的(比不過讀者老爺),但絕對不是他呂布呂奉先。

就在這時,幾名警察匆匆趕來,這讓呂布沒能來得及下手。

「波茲小姐,罪犯在哪裡?」【佩帕·波茲,鋼鐵俠托尼·斯塔克的助理、未來的妻子】

那金髮女子便是警察口中的波茲小姐,

只見她指了指地上的兩人,「就是這兩人,要不是呂救了我,我可能就被這兩人殺掉了。」

穿着籃球服的男子靠近呂布身邊,在他耳邊輕聲低語:

「嘿,克洛斯,你都不知道,今天這些條子的效率有多高!」

他的語氣有些諷刺,

「如果波茲學姐沒有被斯塔克工業總裁辦公室錄用,你看他們會不會這麼熱心!」

波茲和警官大致說了下情況,無非是混混想要殺人劫財,克洛斯·呂和朋友剛好路過,救下了她。

「呂先生,您能不能說說在您讓朋友把波茲小姐帶出小巷後,發生了什麼嗎?」

呂布看了看面前四五個荷槍實彈的警察,他們此時看起來十分和善,但從混混的記憶中得知,這些警察通常情況下,比匪徒還要暴力,

掂量了一下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面對兩支槍尚能對付,可要是四五支槍指着自己,那可就懸得很了!

所以他現在不能和這方世界的規矩對着干,最好是能融入他們的生活。

襲警什麼的,要干也需要暗地裡干。

「對不起,警官,我……好像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波茲小姐捂住了嘴:「因為驚嚇導致的大腦神經功能紊亂嗎?你失憶了?」

波茲小姐說的什麼大腦神經功能紊亂,呂布沒聽懂,

於是他懵懂的歪了歪頭。

波茲小姐紅着眼圈走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都是因為我的關係,害你變成這樣,」

她的語氣中帶着哭腔,「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那籃球衣男子拍了拍呂布的肩膀,「兄弟,沒事的,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檢查兩個混混的警察站起身,走了過來,

「警探,兩個混混已經死了,一個是喉部遭受了重擊,一個是太陽穴遭受重擊,都是一擊斃命。」

那問話的警探皺了皺眉,看向了呂布:「先生,我懷疑你的身份有問題,告訴我你的姓名,職業……」

「警探,你要幹什麼?」

波茲小姐突然開口,打斷了警探的問話,

「呂他救了我!甚至因為這起衝突被驚嚇的失去了記憶!你這麼問他是什麼意思?」

穿着籃球服的小黑也搭腔道:「這位可是我們耶魯大學籃球隊的主力大前鋒克洛斯·呂!未來有可能加入美職籃的天才球員!他的身世清清白白,不信你們可以去查!」

波茲小姐強忍着噁心看了看地上的兩具屍體,說實話,她是有些害怕的,但她還是整理好心情,開口道,

「現場情況很明顯了,這兩個混混拿着手槍劫持我,克洛斯·呂將我救下,面對混混的手槍威脅,無奈反擊,雖然導致混混死亡,但很明顯,他沒有多餘的動作,所以這就是正當防衛!」

警探當然知道這是正當防衛,牆上,垃圾箱上的彈孔說明了一切,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高大帥氣的男子,一點都不簡單!

尋常人能夠在兩把槍的集火下,毫髮無傷的將對方給一擊反殺嗎?

這種人要麼是特工,要麼是殺手。

說他是個大學生?

警探是不怎麼相信的。

可是眼前證據鏈完備,對方又是斯塔克工業的,要知道斯塔克工業的律師團隊是極其強大的——哪怕這位小姐初入斯塔克工業,可她畢竟是總裁辦公室的秘書,自己想要審問呂布,恐怕不是一件易事。

波茲小姐繼續道:「警探,我對你的執法方式不是很認同,在事實明確的情況下,卻要為難我的救命恩人,我需要知道你的姓名,警號!」

警探臉都綠了,不情不願的回道:「紐黑文市警察局,警探博納·約翰遜,警號NH-058!」

他看向呂布,「不管事實如何,這位呂先生都需要先隨我們回警局錄個筆錄。」

呂布眉頭緊鎖,波茲小姐則上前柔聲安慰:「克洛斯,沒事的,只是走個流程,我會陪你一起去,」

她看了一眼約翰遜警探,語氣瞬間變得堅硬,

「我不會容許任何人構陷我的救命恩人!」

約翰遜警探微眯雙眸,以他多年探案的經驗,這個叫克洛斯·呂的年輕人,他身上的那種氣息——

他或許背了不止一條人命……

……

……

半天后,

呂布和佩帕·波茲、摩西·格蘭傑從紐黑文市警察局走了出來。

約翰遜警探在身後沖呂布大喊:「小子!我會看着你的!」

摩西·格蘭傑就是那個身穿耶魯大學校籃球隊隊服的男子,用他的話講,他是克洛斯·呂在耶魯大學最要好的朋友,球場上的好搭檔,

聽到約翰遜警官的警告,格蘭傑怒不可遏的轉過頭,衝著約翰遜警探露出了森白的牙齒,

像極了呂布前世打獵用的細犬。

「這幫警察,讓他們抓罪犯沒本事,冤枉良民倒是一套一套的!」

摩西是真的替呂布生氣,明明是擊斃犯罪分子的英雄,卻要被當做犯罪嫌疑人來看待,

佩帕倒是很淡定,對着呂布微微笑道:

「這起案子已經十分清楚了,克洛斯你不會有事的,但如果那個警探還想要繼續找你麻煩——」

佩帕頓了頓,「你可以打我的私人電話,我幫你來處理這一切。」

呂布搖了搖頭,

「不用了,我自己能處理好。」

——有什麼大不了的,要是這個警探不知好歹,我呂某人很樂意送他去義父那兒……哦,不對,義父已經沒有了。

佩帕直接寫了一張字條,塞進了呂布的手裡,「這是我的私人電話,反正有事就聯繫我……

哦,對了,我明天會約醫生給你檢查身體,克洛斯,你就在學校宿舍里等我!你的失憶症我一定要給你治好!」

說完,佩帕·波茲風風火火的離去了——她被斯塔克工業錄取了,搬家到洛杉磯可不是什麼小事,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摩西·格蘭傑拍了拍呂布的肩膀,「兄弟,看來波茲學姐對你有意思啊!連私人電話都給你了!」

呂布搖了搖頭,他閱人無數,這佩帕·波茲對自己的,是純粹的感恩,還不涉及情愛。

在混混的記憶中,呂布已經知道,這個國度對待他們漢家遺民的態度是很糟糕的,佩帕·波茲這樣的天之驕女,恐怕很難看得上他這個華裔。

不過呂布也不在乎這些,他現在最需要考慮的,是怎麼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走吧,摩西,帶我回學校吧。」

摩西·格蘭傑一邊往前走,一邊笑道:「你不會連學校在哪兒都忘記了吧?」

沒有回應,只有一聲「噗通。」

摩西聽到聲音連忙回頭,卻看見高大的呂布就那樣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他昏迷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