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離你提的,我成暴君心寵你哭啥第二章 我只為妻,不為妾!在線免費閱讀

和離你提的,我成暴君心寵你哭啥第三章 你就是想獨佔我,毒婦!在線免費閱讀

「皇上,今日是臣婦新婚第一日,臣婦只為妻,絕不為妾,如果皇上要臣婦為妾,臣婦甘願一死。」

她是顧南城明媒正娶的狀元夫人,小綠茶想當正房,做夢吧!

沈清鴛淚光閃閃,直直望着皇帝,皇帝瞧着她那張絕世容顏,受了委屈的姑娘真是可憐。

顧南城氣得話都說不出來,早知道他就不該娶沈清鴛,比驢都蠢,他娶了三品大員的女兒對她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她居然容不下?

妒婦!

「皇上,臣也不願意出現此等狀況,剛才卻是情況危急,臣不能見死不救,如果李姑娘願意,臣願意負責,但是臣也不願意辜負髮妻!」

他不敢在皇帝面前說休妻,只能逼迫李大人妥協,把女兒嫁給他做妾。

說完,他飛快的給李煙兒遞眼神。

李煙兒咬着唇,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楚楚可憐的望向李大人的方向。

「哎,李愛卿,把你家姑娘帶回去吧。」

皇帝終究是不忍心。

李言之牙都要咬碎了,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年輕他禍害了不少女子,沒想到今天被鷹剜了眼。

「只要煙兒願意,老臣願意把女兒許配給他為如夫人。」

大商朝不流行平妻,妻過後是妾,如夫人只是喊得好聽罷了。

本質上還是妾。

「好,沒想到朕今日倒是撞上了一樁姻緣,顧愛卿你可得好好對人家。」

皇帝對顧南城說話,眼神卻是瞥向沈清鴛,可惜這麼端莊大方又美麗的女子。

「是,微臣遵命!」

皇帝的意思讓他不要辜負了沈清鴛,他卻以為皇帝要他好好對待李煙兒。

他嘴角微翹,忍不住開心。

李煙兒陰冷地剜了沈清鴛一眼,如夫人就夫人,怕什麼,大不了弄死沈清鴛,一個小小的知縣女兒算什麼人物!

她可是三品大員的嫡女!

沈清鴛臉上掛着一絲淺笑,如此工於心計的男人她稀罕,她沈清鴛可不稀罕。

不遠處。

有一個雍容華貴的男子目睹了一切。

他坐在輪椅上,拍了拍手掌,只說有趣兒,有趣兒。

半夜,沈清鴛怕他要和自己行周公之禮,她故意找事情挑事,果然,顧南城被她激怒了,直接把她推搡出去。

這倒是正合她心意。

剛出營帳篷,丫鬟跟了過來,沈清鴛覺得心煩,便讓丫鬟不要跟着,她只想一個人靜靜。

今天發生的事情她還沒來得及消化呢。

心裏憋着火,沈清鴛走的很快,也沒看路,加上天色暗淡,剛走了一個拐角,砰的一聲腳下撞到一個硬物,「嘶!」她痛得喊了一聲。

「咳咳!」

一道男聲響起。

她嚇了一跳,本來就是近視眼,難道撞鬼了,下一刻,她腳下一滑,跌了下去,沒想到不僅不痛,還挺有肉感,但是好像有什麼東西頂着她。

一股淡淡的龍涎香撲面而來。

一盞燈火亮起。

沈清鴛懵逼了。

「對不起,對不起!」

好糗啊,她居然坐在人家懷裡。

沈清鴛抬眸迎上男人的目光。

眼前的男人雖然坐着輪椅,卻有一雙好看的丹鳳眼,勾魂的很,墨發束冠,坐在輪椅上,卻也有貴氣逼人的氣質。

異常俊美的外貌卻影響不了他強大的氣勢。

他手裡拿着一根玉笛,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撫摸着玉笛的吊墜,眼眸微垂,一言不發。

殘疾戰王蕭離厭。

她往後退了一步,屈身行禮:「臣婦沈清鴛,見過王爺。」

聽到臣婦二字,蕭離厭頓了頓,嗯了一聲,隨從推着他繼續前走。

走了兩步,他手扶着輪椅機關停了下來,回眸看了看傳說中的天下第一美人。

她眉目清絕,月色朦朧般模糊,叫人看不真切,長長的睫毛凝着水珠,映照燭火,像黎明初生的晨露。

沈清鴛感覺到背後有一道視線,她轉身發現蕭離厭停了下去,再次向他行禮,「臣婦恭送王爺。」

「嗯!」

看着她遠去的背影,妖嬈的身形,卻魅而不俗,甚至透着一股清純,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

蕭離厭皺了皺眉頭,終究是什麼話也沒說,由侍衛推着離開。

很快,蕭離厭的身影消失不見。

沈清鴛腳下一軟,連忙扶着一棵樹上,拍了拍胸口,書里說此人雖然是戰神,卻是殘暴無比,在戰場上令仇人聞風喪膽。

大商朝沒有幾個不怕他的。

哪怕是再驕縱的公主在他面前也不敢放肆。

兩人的相遇是一場偶遇。

不巧,落在了有心人的眼裡。

次日。

賜婚的聖旨下來了。

着急辦婚禮的顧南城向皇帝請辭,李言之雖然不接受也無可奈何地跟着一起回去。

狀元府。

「喜房準備好了嗎?」

沈清鴛背靠在美人榻上,手上依然是一壺瓜子,人家柳煙兒還真願意做妾,「抓抓緊,人家可是三品大員的女兒,可別怠慢了。」

一旁的丫鬟一邊做事一邊想着夫人可真大度。

只有錦瑟一臉憂愁的站在旁邊,看着府上到處張貼的喜字和奢華的喜堂,這些她家小姐都沒有享受到,現在到被李家姑娘得了。

要知道。李家姑娘不過是如夫人罷了。

「夫人,難道您真的就這麼算了,實在不行我們…..」錦瑟想到自家夫人過的日子,心口都跟着疼,太難受了,姑爺就是看重小姐太喜歡他而已。

他就這樣拿捏小姐。

沈清鴛嘆了口氣,溫和的說道,「錦瑟,你真當爹在乎我么?連個婚禮也沒有,他也願意,而我,之前的確是太傻了。」

「你可不能學我,男人,有時候不是必需品。」

錦瑟張了張嘴,這還是以前的小姐嗎?

「可是……,可是如夫人的身份比您的高,以後日子怎麼過呀,這事兒已經傳遍了京城,誰都知道如夫人想壓您一頭,要是她再生個兒子怎麼辦?」

沈清鴛噗嗤一笑,「怎麼難道你還想我一哭二鬧三上吊,把顧南城那個賤人喊回來嗎?還是說乾脆向全城人訴苦,大家齊聲討伐他?直接來一個道德綁架?」

「顧南城是賤人??道德綁架?」錦瑟聽懵了,以前小姐從來不許任何人說顧公子的壞話。

道德綁架又是什麼意思?

沈清鴛輕咳一聲,「我渴了。」她忘記了,錦瑟是古人,怕是不懂這些詞兒。

她喝了口水後閉上眼睛。

開始回想自己穿越的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