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我特么瘋了。

朝野動蕩,我爹和我哥大概就是從那時候有了反意吧?

但不知道為何,每次他們想反的時候,家裡就會出事,為了家人的安全,他們只能強制忍耐,還要給這賤逼守衛邊疆,剷除異己。

真是比被強X還憋屈。

所以其實我挺懂皇貴妃的。

不過她比我強,從小就看穿了皇帝是個賤逼,想盡辦法躲着他。

可惜到底被強迫入宮。

入宮當天皇帝還摸着她的臉笑,小人得志:「你不是躲着朕么?最後還不是要在朕的身下婉轉承歡?!」

問我怎麼知道?

自然是皇帝懷疑我沒瘋,所以讓我來觀看他和皇貴妃歡好唄。

他以為我還對他痴心呢。

卻不知道我那時候看他,已經比看一條蛆還噁心。

當即,我就當著他面,一把將他推開,狠狠親上了皇貴妃的唇——

口裡還甜蜜蜜地叫着熙熙,我說我好喜歡你。

賤逼皇帝都呆住了,一時忘記了動作,倒是皇貴妃,狠狠給了我一巴掌。

emmmmm——

我倆的仇就這麼結上了。

靠,我這人做好事不留名,那是救了她呢。

回憶起這些,就被自己狠狠感動了把,一抬頭,正對上玄夜陰翳的目光。

我一下想起靈魂互換的事情,心裏一激靈,立刻夾着嗓子叫了一聲:「夜哥哥~」

把我倆都噁心得不輕。

他怒呵道:「別這麼噁心的說話。」

我委屈上了:「可是,可是夜哥哥,我一直都這麼叫你的呀。」

他額頭的青筋突突跳個不停:「那時候你剛剛豆蔻,如今你幾歲?!」

我噘嘴道:「以前叫人家小可愛,現在卻是嫌棄人老了,嚶嚶嚶。」

直到玄夜被我哭走,他都沒想起是來找我幹嘛的。

想試探本宮,你也配?

我面無表情地拿下被淚水打濕的手帕,讓純兒快去給我燉一鍋燕窩,本宮補補水。

在玄夜面前得動真格的,真瘋。

掉水裡嗆得要死,都不能游回岸上。

別人踩髒的飯菜,他讓你吃,你也得美滋滋塞進嘴裏。

想着過去種種,我面無表情地噸噸噸,喝了這鍋燕窩。

只要不和他睡,讓我吃屎都行。

那邊純兒驚慌來報,說皇貴妃宮出了刺客,傷了皇貴妃。

而刺傷她的,正是身邊的宮女紅兒。

我似笑非笑:「紅兒啊。」

那不是玄夜派去監視她的細作嗎?

好個借刀殺人。

而且沒了紅兒這個眼線。

我覺得可以去跟皇貴妃化干戈為玉帛,一起對付玄夜了。

就是我去得不巧,此刻,玄夜竟然剛剛掀開了皇貴妃水紅色綉百合纏枝的肚兜……

他語氣溫柔中透着點激動:「熙熙,讓朕好好看看你的傷,朕好好疼疼你。」

果然夠賤,人家都要疼死了,他還想着那點事兒。

皇貴妃肯定也被噁心壞了,塗著蔻丹的手狠狠抓住床沿——那處明晃晃嵌了把短刀。

造孽啊。

問我怎麼知道的?

因為我此刻正躲在他倆床下。

我急死了,不可,因為她殺不了玄夜,我們都殺不了!

不但殺不了,還會被反噬。

情急之下,我代替那短刀,伸手握住了皇貴妃的手。

那邊,忽然驚訝地僵硬在了原地。

3

貴妃甩開我的手,一把扯出那把短刀。

卻是橫在自己的脖子上道:「你再噁心我,我就自刎!」

玄夜愣住,漸漸眼底的柔情蜜意變成了惡毒和陰鬱:「不怕你那未婚夫因你而死?」

皇貴妃臉色凄然:「在你管轄下,我的家人,我的愛人,又能活得多好?!不如都死了,看你身邊還能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