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想到什麼,我輕輕敲了下杯沿,輕聲哼唱:「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朝朝暮暮思容顏,追求我愛如心愿……」

唱着,便拿筷子點了下皇貴妃。

她狠狠瞪我一眼,卻也配合起身,蹁躚而舞。

最後林美人恍恍惚惚拿出玉笛唱和。

月色下如夢似幻,叫人沉醉。

誰還管那狗東西躺在案上,鼾聲如豬。

一旁原本嬌美淺笑的劉嬪靠最近,聽到聲音,皺眉挪動遠了些。

她最是重禮數,喜歡的是風度翩翩,舉止高貴的男子。

她眼底也充滿了疑惑,分明前陣子的皇帝矜貴得叫人仰慕,怎麼如今——

只有淑妃不在意這些,她只想有人能疼她 ,愛她。

見機,忙過去心疼地給玄夜擦臉:「陛下,更深露重,不如回宮再睡?」

回答她的是玄夜不滿的一腳:「滾開,看誰還敢擾老子酣睡!」

那一下鑽心的疼痛,讓淑妃的眼眶通紅,驚懼疑惑浮現在羸弱的眼眸中。

一個月前她葵水來了,陛下曾經關心倍至,甚至貼心用掌為她溫暖,此刻彷彿南柯一夢。

我默默移開了眼睛,當初也就是看淑妃痛苦。

正好我也有這種困擾,曾經研究了一套養護的法子,也就舉手之勞。

哎,女人何必為難女人。

沒想到,差點便宜了玄夜那賤逼,這次是稍微給三位姐妹提個醒。

最後沒有一個人管玄夜,我們各自偷偷散去。

只有太監尷尬扶那賤逼回寢宮去了。

5

和皇貴妃同路回宮的時候,我還在想着林美人,劉嬪,淑妃,她們都是好姑娘,不該被玄夜糟蹋。

忽然臉上挨了皇貴妃一下。

雖然不疼,但打人不打臉好嗎?

我氣勢洶洶質問:「卧槽,你幹嘛?」

皇貴妃比我還衝,冷笑道:「你好意思問我,想不到你穿成男人後還挺出息,到處拈花惹草的,別以為我沒看出來。」

我微微心虛:「哪有?」

就算有她也不可能知道,肯定是詐我,嘿嘿嘿。

不料皇貴妃同我算起了舊賬:「當日你扯爛我衣服,還,還看了個遍怎麼說?」

我目瞪口呆,還以為我倆彼此裝傻,最好揭過呢,沒想到她會忽然說出來。

我不由得吶吶道:「你還說呢,那日你想不開要跳湖,我這不是想救你么?就算我笨手笨腳的,扯了你衣裳也沒什麼嘛,都是女子,不然讓你脫回來?」

皇貴妃指着我的鼻子:「你——」

我假裝解開衣服:「給你看給你看,這有什麼的,就是我的不如你大——」

啪。

這下臉上又被狠狠打了一下。

我都愣住:「你,幹嘛又打我?」

「無恥!」皇貴妃氣沖沖走了,留我一個人無語。

是她自己不看的,打也打了,我們算扯平了吧。

不過自那以後,她對我就有些古怪,也和我正經談事,就是眼神總不對。

看得我身上毛毛的。

不過很快,我就沒空想這些,玄夜來找我秋後算賬了。

6

他來找我的時候,我正在地上像蛆一樣爬來爬去。

他看我這樣,眼底滿是厭惡,似乎還對着空氣說了一句什麼。

沒說出聲,但我會讀唇語。

他說的是:「這皇后這麼噁心,像蛆一樣,我怎麼下得去口?」

那是在和那個後宮系統說話了。

我的身體扭得更歡,乾脆將整個大殿的地都擦了個遍,純兒明天不用拖地了。

甚好。

玄夜不是個好脾氣的,他忍無可忍,命令侍衛將我拖了起來,呵斥道:「你不是瘋病好了嗎?還裝什麼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