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我冷臉鄙視,我在他身體里的時候可是知道,他最喜歡吃的就是豬大腸。

裝啥裝。

我本來也挺喜歡吃豬大腸的,為了和他不一樣的愛好,生生忍住,不能和畜生喜歡相同。

玄夜將目光從豬大腸上撕開,忽然指着喜兒:「你,抬起頭來。」

喜兒聞言,淡淡抬眸看着玄夜,一張平平無奇的臉,玄夜瞬間沒了興趣。

還抱怨了一句道:「你這宮裡的女人跟你一樣無趣。」

我無所謂道:「臣妾惶恐。」

臉上卻沒有半點惶恐。

玄夜就要發作。

我提醒道:「皇上,一千。」

他心裏一動,眯縫着眼睛道:「你說什麼?」

我伸手道:「臣妾找皇上討一千銀子,您生辰到了,得給您買生辰禮物。」

玄夜不可思議看着我:「你給朕送禮,還要找朕拿錢?」

說到這裡我就咬牙切齒:「不知道哪個垃圾王八蛋,偷了本宮的鎖麟囊,本宮現在窮啊,嗚嗚嗚——」

玄夜的眼底閃過心虛,臉上被罵得一陣紅一陣白。

我繼續罵:「讓他拿我的錢去買屎吃,斷子絕孫的東西,不得好死。」

玄夜的臉更黑了:「皇后慎言,什麼屎尿屁,也是你堂堂一個中宮說得的?」

我看着他目露嗔怪:「那不是只和皇上說么?你是我的夫君,是自己人。」

我倆都同時被噁心得不輕。

只見玄夜又念念有詞對着空氣說話。

我看了下他的唇,他在和系統爭辯:「她值一千朕也不想下口,蛆一樣噁心,反正我有皇貴妃那一萬。」

我默默收回目光。

穩了,剛剛那一千,就是提醒系統的,根本不是提醒玄夜。

讓系統知道,本宮可值一千積分呢。

叫它捨不得滅了本宮。

飯吃到一半,玄夜被「皇貴妃」的人叫走了,說娘娘心痛,要讓皇上給摸摸。

玄夜聞言,對我炫耀一笑,顛顛走了。

我冷冷撇嘴,繼續慢條斯理吃飯,一邊對喜兒道:「你也吃,這個蘆筍燒肉你愛吃的。」

喜兒看了我一眼,坐到我對面,那舉止柔美中帶着天然的甜。

和皇貴妃簡直一模一樣。

甜妹就是甜妹,再怎麼遮掩,也無法掩藏那股子甜味。

她心情很不錯,一邊貝齒輕咬着蘆筍一邊說:「難為我家能從勾欄里找到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但不知她能不能對玄夜死心塌地。」

我也沒把握:「能被玄夜那賤逼納入後宮,真挺難的。」

除非不長眼睛。

8

但還真有這樣不長眼睛的。

那位「皇貴妃」只是進宮幾天,被玄夜捧着,就已經找不到北。

意圖「弄假成真」。

這天,她竟然命一侍衛闖入我宮裡,想對喜兒強迫。

我正要叫人,就看到喜兒臉色一寒,忽然出手如電,指間寒芒一閃,沒入侍衛的後腦,那高大的侍衛就癱軟在地上,變成了一堆爛泥。

我倆飛快對了個眼神。

最後還是我笑了:「希望她別後悔。」

侍衛被我讓人拖去了玄夜宮裡,指着那人道:「這人意圖玷污我的宮女,求皇上徹查,臣妾覺得是有人想害臣妾。」

玄夜還沒如何,他身邊的「皇貴妃」卻忽然緊張了起來。

一張小臉煞白,飛快低下頭去。

玄夜當然是發現了她的不對勁。

略微想想,就明白了什麼。

不但不生氣,反而越發愉悅起來。

應該說從未如此愉悅過,這應該是他穿越以來,最有成就感的一天吧。

我懂,一萬積分為了他爭風吃醋呢。

他喃喃着什麼,眼睛興奮得發紅,應該是嘟囔他常說的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