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忍界敗北的我來到喰種開始無敵第1章 芳村艾特在線免費閱讀

在忍界敗北的我來到喰種開始無敵第2章 金木的起點在線免費閱讀

(大腦寄存處)

東京,安定區

窗外下着稀稀洒洒的小雨,屋內的咖啡店內,在靠着窗邊的一個座位上,岩原奏太正在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煙。

目光望向窗外,思緒卻已經飄到不知何方。

前世,轉世而來的他轉生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作為熟知火影忍者的老讀者,從剛剛轉生的一刻,他就知道了自己要幹什麼,那就是成為頂級的六道級強者。

同時奏太也是他在火影世界的名字,姓則是宇智波。

至於再往前的?他已經記不清了。

他從謀劃帶土的神威寫輪眼開始,但是中間卻出了宇智波族老這幾個變數,使他不得不拿起了帶土的劇本,一路潛藏到了最後的第四次忍界大戰。

最後更是代替了輝夜的位置,成為了最終大boss,可最後失去了眾多助力的第七班還是擊敗了他。

鳴佐二人合力用出了六道地爆天星,將他變成了月亮掛在了夜空之上,在被封印的時候,他的思緒就已經停止,再回過神,他就已經再次轉生到了這個世界。

六道級別的技能全部失效,勾玉輪迴眼也退化成了普通的永恆萬花筒,不過萬幸的是須佐能乎倒還是終極形態,不需要從頭練起。

通過電視等等的消息渠道,奏太明白了自己並沒有回歸原本的世界,而是來到了東京美食家的世界。

作為一個新時代的二次元,他確實沒看過這種古老的番劇,但是因為其火爆程度還是對劇情略有耳聞。

所以,通過在上個世界用的熟練的文抄公技巧,迅速的在安定區學着店長的方式,開了一家咖啡店。

「叮叮」栓在門上的鈴鐺響起,代表岩原奏太今天等待的客人也到了。

「奏太先生?您叫我來這裡是有什麼疑問想要解答嗎?」

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岩原奏太看向聲音的來源。

綠色的長髮垂至腰間,身上穿着一件略顯寬大的黑色風衣,脖子處圍繞着一件肥大的圍脖用來保暖,淡綠色的裙子從風衣下露出來,雙腳上穿着一雙帆布鞋。

「奏太先生?您在看什麼呢?」一道疑問聲打破了奏太的思慮「啊….我在想…」

剛準備隨便說點什麼騙過芳村艾特的時候,卻在此時猶豫了,上個世界,因為力量,他不得不戴上了面具,把自己變成了可以完成自己理想的人。

而在這個世界,他不能說無敵於天下(抗不住核彈洗地)但是最起碼,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的單體力量可以超過他,既然這樣,那為什麼不摘下面具做自己呢?

奏太從座位上站起,緩緩走到店鋪門口,將門反鎖,拉下帘子,然後淡淡的接上了剛剛的開頭。

「我在想…獨眼之梟平日里是什麼樣子呢?」

話音未落,一條粗壯的赤紅色赫子猛然穿過了奏太的身體。

「阿嘞?好像完全沒有打到?」奏太向右平移兩步,再次證實了攻擊無效的事實。

伴隨着狂風驟雨的赫子攻擊,奏太也開始了他的演講計劃。

「人類和喰種之間有不可調和的仇恨這點沒錯,人類痛恨喰種突然捕食他們的所愛之人,喰種也痛恨人類驅逐殺死自己的所愛之人,人類和喰種在基本上是不可能一起生活的。」

「畢竟喰種的食物就是人類,你能指望人和豬牛羊共情嗎?」

「個體的愛恨情仇是沒辦法管理的,但是只要我們聯合起來,讓所有的人類都不敢公然驅逐喰種,讓所有的喰種都不敢自己捕食,這樣的社會是不是很棒?」

「以絕對武力統治24個區,完成人類和喰種都可以美好生活的世界。」

話音落下,奏太的目光直視着對面的芳村艾特,而芳村艾特也停下了自己的攻擊,開始認真考慮這一方法的可行性。

「只要你加入,這個計劃的可行性就是100%。」

「在必要的時候,我會出手幫你們對抗CCG。」

看着艾特眼中嚴重的不相信,奏太無奈的說道:「那我就只能用武力跟你談談了。」

雙眼中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亮起「神威!」兩人的身旁的空間逐漸扭曲,再次睜眼,艾特就已經置身於一片異空間之中。

艾特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詫異,好奇怪的赫眼,瞳孔中居然有奇怪的圖案,

地上是一片片高聳的石台鑄成,天空則是一片無暇的黑。

奏太三個連續後跳拉開距離「火遁,豪火滅卻!」

一團巨大的火焰從奏太口中噴出,灼燒着眼前的喰種,半分鐘過去了,奏太停下了口中烈焰的吐息,額頭上緩緩流下一滴冷汗。

看着眼前煙霧中沒有絲毫活動的跡象,奏太心中突然冒出一個猜想。

不會把泉姐烤死了吧?應該不會吧?我可控制好查克拉的量了,泉姐可是SSS級喰種,不會的不會的。

令奏太安心的是,心裏剛冒出這個猜想,煙霧中就傳來一聲嘶吼,隨後煙霧中就鑽出來一個,吐着巨大舌頭,獨眼,通體雪白的怪物,顯然就是艾特的赫者形態。

從煙霧中鑽出來的艾特並沒有像劇中一樣生龍活虎,而是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奏太的下一步。

看着自己差點不小心失控的忍術威力,奏太還是決定用『懷柔』一點的政策。

臉部瞬間附上幾條黑色的條紋,渾身的氣質瞬間一變,就像和自然融為一體一般。

雙手一拍,喊啥來啥「仙法,明神門!」

幾道鳥居形狀的門從天而降,壓在了獨眼之梟的脖子以及背處,將艾特形成了一個不得不將頭貼到地板,後面卻將身子撅起來的奇怪姿勢。

「現在咱們能談談了嗎?」

「其實奏太先生剛剛噴火的時候就可以了,不過能先把我放開嗎?這樣子很難受的。」

明神門對於奏太來說就像釘子一樣,雖然錘進去不費力氣,但是如果想要將他**,絕對不雅觀,非常破壞剛剛他營造的b格。

將手心抵在獨眼之梟外殼的一處,隨手拋出一個帶有特殊印記的苦無,奏太連帶着『手中』的艾特一塊瞬移到了另外的石台上。

「喔喔,好厲害,奏太先生,如此強大的你為什麼要和我合作?」

看着眼前跟自己坐着談心的艾特,她的身影逐漸跟當年雨忍村的年輕忍者重合。

都是那麼的渴望和平,為了和平不惜一切。

「我需要你,還有你的青銅樹。」

「王是不可能親力親為所有事情的。」

「艾特,你願意成為我的劍嗎?去完成那個你夢想中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