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齊妙懵了。

她從小到大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一時間讓她心臟狂跳。

【七公子:主播什麼背景啊,能讓宮老在門外等候?可否交個朋友?】

【珍奇閣:我可有十年沒看到宮老了,麻煩主播替我問一句宮老,我們珍奇閣的賀總可否去拜訪他老人家?】

齊妙發現了,這些刷百萬級禮物的神豪全都是衝著門外的老者而來。

「這老爺爺究竟有着怎樣的背景呀?」

齊妙沒見過這種場面,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七公子:主播不認識宮老?開什麼玩笑呢,他可是南城觀天協會的會長,南城百市中,近五十個市區規劃都得經宮老之手。】

【啥?觀天協會的會長?真的假的?】

【我記得南城的本地節目,好像都會冠上觀天協會四個大字吧?】

【豈止是市區規劃啊,經宮老之手的娛樂產業也是數不勝數,放眼南城,也沒有幾個人敢不給宮老面子!】

【就比如說咱們天楠市,宮老的權威性他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牛逼!主播你還愣在這裡幹嘛?還不趕緊把宮老請進門?讓他老人家在外面着涼了,你擔待的起嗎?】

齊妙看着這一條條誇張到極致的彈幕,整個人更懵了。

她對於觀天協會的確耳熟能詳,可齊妙並不認為南城的觀天協會會長會跑來她這裡。

儘管齊佑的確身份不凡,但她也不認為對方能讓觀天協會的會長親自見他。

而且南城觀天協會的會長傳聞中已經九十歲高齡了。

可門外的老者觀其精氣神,最多六十歲出頭。

「你們別開玩笑了,我關播了!」

齊妙感覺自己又被彈幕戲耍了。

一怒之下,她在彈幕的哀嚎聲中,直接關閉了直播。

接着,齊妙直接走上樓敲響了齊佑的房門。

「怎麼?」

齊佑正在搗鼓着陽台上的花花草草。

「先祖,有一位自稱宮常居的老爺爺說要見您。」

齊妙一邊說著,眼睛一邊好奇地看向陽台上的花草。

她總感覺這些植被長相有些奇特,比如說齊佑左後方的仙人掌,似有兩米之高,模樣也很是怪異。

「宮常居…」

齊佑聽到這個名字後,暫緩了手中的動作,像是在仔細回憶着什麼。

「哦,宮遠的後人啊。」

說著,齊佑繼續拿起花灑灌溉着身下的花草,從口中輕吐二字:「不見。」

「好的。」

得到答案後,齊妙轉身下樓。

待她將齊佑的意思告知宮老後,宮常居滿臉的落寞。

「齊先生真的無法原諒我們宮家么?」

此話一出,齊妙剛想安慰兩句,只見宮常居竟老淚縱橫,一把跪在了別墅門前。

「齊先生,沒有照顧好您的後人,終究是我們宮家負了您啊!」

「我宮家祖上三代都在尋覓您的後人,可始終無果,我不求您的原諒,只求能再見您一面!」

老者這一舉動,嚇得齊妙逃命似地關上了房門。

什麼祖上三代,什麼尋覓後人在齊妙耳中都是謬言。

此刻的她只覺得對方是看中了這棟別墅,想方設法的訛自己呢。

全然忘了直播間神豪為宮老狂刷禮物一事。

「不行,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可擔待不起!」

為了自證清白,無奈之下,齊妙再次躲在窗帘外打開了直播。

當直播間的觀眾看到堂堂觀天協會的會長跪地痛哭時,整個直播間再次炸鍋了。

【卧槽,我沒看錯吧?宮老這是在下跪?】

【這等傳奇人物也會下跪痛哭的么?】

【主播肯定幹了傷天害理的事,簡直喪心病狂啊。】

【有沒有一種可能,門外的宮老其實是AI換臉?】

【七公子:宮老何至於此啊?】

【我有點相信昨晚主播不是搞什麼節目效果了,她家真住着神人!】

【主播你老實說吧,你家裡住着的究竟是誰?】

【是啊,別賣關子了,能讓堂堂南城頂級大佬下跪的人,想必得是中州大家族的核心人物吧?】

齊妙被彈幕說的懷疑人生。

到了現在,門外老者的身份不由她不信。

「額,我家就我和…和我的長輩。」

齊妙支支吾吾的開口道。

而彈幕一聽宮老下跪的人,竟然是主播的長輩,頓時驚呆了。

【牛逼,主播你家長輩什麼背景?】

【我記得以前直播時,主播好像說過自己的姓名,是叫齊妙對吧?】

【南城吳少:齊家?不對啊,南城中沒有姓齊的大家族啊?難不成是別的城市的?】

【七公子:不可能,整個龍國四城一州,是有姓齊的大家族,可對方的家族地位別說讓宮老下跪了,我都能讓那個齊家之主替我斟茶磨墨!】

【卧槽,七公子霸氣啊。】

【牛的啊,無形之間裝個大的,哈哈哈。】

【別帶節奏了,網絡世界真真假假難以分辨,你們就這麼確定主播一定姓齊?】

【樓上的你這麼一說可打開了我的思路啊,主播,你說實話,你該不會是中州那批姓複姓的頂級大族吧?】

【複姓?說的我一身冷汗,要這麼說宮老此舉就不奇怪了!】

齊妙看着彈幕,她能說什麼?只能說大傢伙想像力拉滿!

為了滿足他們的想像力,自己都得跟着改名換姓了。

齊妙深深的嘆了口氣,正打算跟直播間的觀眾解釋兩句。

可彈幕又開始了。

【壞了!宮老開始磕頭了。】

【主播別看手機了,你看看窗外,宮老額頭都出血了!】

看到這些彈幕,齊妙頓時傻眼。

她連忙朝窗外看去,只見原本跪着的宮常居此刻竟雙手伏地,不斷地朝前磕頭。

額頭上的鮮血看得她心驚膽戰。

這要是磕死在她門口,哪怕事不關己,齊妙的良心也會不安啊。

想着,齊妙連忙衝出了房門:「老爺爺,您這是幹嘛呀?」

齊妙的話,宮常居充耳不聞,依然在對着門前磕頭。

更讓齊妙意外的是,對方看着歲數挺大,可她用盡全身力氣,都無法撼動宮常居分毫。

直到一聲厲喝自屋內傳來。

「我後人扶你,你膽敢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