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妙妙你老實告訴我,你該不會是什麼頂級豪門的私生女吧?」

薛青芳似笑非笑的看向齊妙,惹得對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你才私生女。」

二人嬉笑間已走入了教室。

畢業在即,大部分同學都已實習去了,教室里的同學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放學後,輔導員叫住了齊妙。

「齊妙,你去一趟校長辦公室!」

「啊?」

齊妙疑惑的看了眼輔導員,一頭霧水的走入了校長辦公室里。

辦公室內,坐着一名油頭垢面的中年男子。

他一看到齊妙,便怒氣勃發。

「你是齊妙對吧?誰讓你找人冒充張董直播的!」

在校長的厲喝下,齊妙也算知道對方為什麼要找自己了。

她整個人站在辦公桌前,像個受驚的鵪鶉般不發一言。

「你知道張董是什麼人物嗎?」

「趁着沒畢業,惡意損壞我校名聲是吧?」

校長槍林彈雨般的責罵聲回蕩在辦公室內。

「你是新聞系的是吧?我告訴你,這件事要處理不好,別說畢業證了,我會讓你在整個記者行業身敗名裂!」

「你知道身為新聞系造假對於你的前途影響有多惡劣嗎?」

「現在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嗎?啊!?說話!」

校長就像吃了炸藥一般,整個人氣得暴跳如雷。

可齊妙卻十分委屈啊。

要說她沒經過張峰平同意就直播她認了。

至於直播造假,齊妙可沒有這個膽子。

「校長…那個,我沒有直播造假…真的!」

齊妙憋了半天后,唯唯諾諾的開口道。

而校長見齊妙還繼續執迷不悟,差點氣昏過去。

不因其他,正因為冒充的是張峰平。

整個天楠學院都是張峰平出資建成的,說句不好聽的,張峰平算得上這位校長的半個爹。

如今爹被人冒充了,造假之人還是他的學生,這讓校長如坐針氈。

「行,你非得讓我打電話給張董是吧?到時候惹怒他老人家,可不僅僅是開除這麼簡單了,你自己看着辦吧。」

說著,校長便掏出手機,佯裝要打給張峰平。

可實際上,他根本不敢因為這種事去觸張峰平的霉頭。

只是校長剛拿起手機,一個電話便打了過來。

校長看了眼來電顯示是【張董】二字時,冷汗瞬間浸濕後背。

接着,他站起身,唯唯諾諾的走向牆角,按下了接聽鍵。

「喂,張~董啊!您老人家最近身體可好,哈哈哈哈。」

校長的語氣宛若張峰平的孫子,最後那幾聲尬笑讓辦公室里的齊妙隱隱有些作嘔。

「哦,齊妙啊,是!她是我們學校的,您說怎麼處理!」

說起齊妙,校長臉色微變,一副要做劊子手的嘴臉。

「啊?什…好,好,好,我…我知道了!張董您放心,您交代的事,我肯定給您辦的妥妥噹噹!」

當掛斷電話後,校長的臉發生了兩萬八千度的轉變。

只見他賤兮兮的衝著齊妙一個勁的傻笑。

笑得齊妙渾身發毛。

「哎呀,原來您是張董的貴客啊,你早說啊。」

校長舔着臉繼續道:「我就說你這麼漂亮你小姑娘,怎麼可能弄虛作假呢?你說是吧?」

「對了,食堂的飯菜你還滿意嗎?是這樣,你要不喜歡吃哪道菜儘管跟我說,我直接讓後廚把那道菜撤了,讓它永遠消失在你的眼前!」

「還有,你在校期間,那些老師都對你好吧?」

「寢室住的習慣嗎?」

說到寢室,校長直接寫了張條子朝齊妙遞了過去:

「這樣,你拿着這張條子給宿管,讓他們給你配一副寢室大樓鑰匙,以後出去玩回來晚了,你自己開門回寢就是了。」

校長的反常舉止,徹底顛覆了齊妙的世界觀。

她連忙拒絕了校長的提議:「不…不必了,馬上要畢業了,我找了個地方住。」

「出去住了?」

校長眼珠轉了轉,心想自己表現的時候到了。

「外面的房子住的可習慣?我在市中心南邊買了套高檔小區的房子,你隨時可以去住。」

「你放心,門鎖你可以全部換新的,想住多久都可以!」

齊妙再次拒絕道:「謝謝校長的好意,我現在跟長輩住在天水別墅,暫時不需要換地方了。」

「天什麼!!?」

校長猛地站起身來,把齊妙嚇了一大跳。

「天水別墅?你是說張董前幾年競拍的那套天水別墅!?」

齊妙弱弱地點了點頭。

校長嘴巴都抽搐了兩下,滿臉的肥肉跟着抖了抖。

「校長您沒事吧?」

齊妙有些害怕的詢問道,她還真怕對方突然休克過去。

「別…別叫我校長了,您叫我小李就好。」

校長整個人變得十分謙卑起來:「以後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儘管開口,千萬別跟我客氣。」

「哦,好…好的。」

齊妙越來越害怕,她小心翼翼的朝身後退去:「那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行,有事找我啊!」

校長站起身來,朝齊妙鞠了一躬。

直到齊妙退出辦公室,他才癱倒在了辦公椅上。

「難不成齊妙是張董的私生女?」

離開校長辦公室後,齊妙還驚魂未定。

而薛青芳卻在門外擔驚受怕,深怕她那個單純的閨蜜受了欺負。

「你沒事吧?」

薛青芳一見齊妙出來,連忙關切的詢問道。

可當齊妙將辦公室發生的事告訴對方後,二者對視一眼,沉默無言。

「看來你那個先祖真不是一般人啊。」

沉默許久後,薛青芳感慨了一句。

二人走到校門口時,許多不明所以的同學對着齊妙指指點點。

「就是她,昨天搞節目效果,找人冒充張峰平!」

「真的假的,張董可是直播界的泰斗,冒充他?」

「為了點流量,簡直臉都不要了。」

「是啊,看着挺單純一女孩,沒想到心機如此深!」

眾人尖酸刻薄的討論,傳入了齊妙和薛青芳的耳中。

齊妙本不想理會,不料薛青芳卻沖入人群替她大聲理論了起來。

「你們嘀嘀咕咕什麼呢?誰弄虛作假了啊?不明真相,就別瞎造謠,懂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