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薛青芳舌戰群儒,面對眾人絲毫不落下風。

齊妙很是感動,從小到大,但凡自己受到一點委屈,都是薛青芳站出來替她出頭。

「是是是,我們造謠行了吧?冒充他人進行盈利,到時候進局子的反正不是我們就行。」

「哈哈哈哈。」

嘲笑聲此起彼伏,薛青芳氣的差點跟他們打起來。

直到一輛加長林肯在校門口停下,所有人才安靜了下來。

只見林肯前還停着一輛大奔系跑車。

當林肯車按了兩聲喇叭後,一名黃髮學生立馬小跑了過去。

這名少年是他們學校不可一世的富二代,在校期間誰都不放在眼裡。

可對面林肯車僅僅按了兩聲喇叭,他便嚇得一邊挪車,一邊道歉。

緊接着,加長林肯上走下一名西裝革履的司機。

在眾人的注目下,司機徑直走向了齊妙。

「齊小姐,請上車!」

司機謙卑的模樣,驚掉了眾人的下巴。

特別是剛剛陰陽怪氣的那批人,此刻更是尷尬地把頭埋了下來。

看到如此解氣的一幕,薛青芳比齊妙還要開心。

「妙妙你回去吧,我今晚得早點回家,下次在去你的天水別墅參觀參觀!」

薛青芳說這句話時,特意把天水別墅四個字加了重音。

使得稍微有點見識的學生頻頻發出驚呼。

齊妙上車後,只感到心臟狂跳。

她不斷回想着自己被眾人嘲諷,再到加長林肯出現的那一幕。

「這比小說還魔幻了吧?」

齊妙偶爾也翻過幾本爽文小說,今天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小說中的橋段一般。

只是她知道的是,這一切並不是自己帶來的,而是她的先祖齊佑所賜予的。

「先祖活了一千年,那一千年前他究竟是什麼人?」

「什麼樣的影響力能持續至今?」

「哪怕是張峰平這種級別的大人物,也得對先祖尊敬有加?」

很多的謎題在齊妙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她看了眼司機,開口詢問道:「司機大叔,您知道我家長輩的事迹么?」

「長輩?」

司機微微一愣,便想到了齊佑。

可他卻搖了搖頭:「我是按照張董的要求接待齊先生的,至於齊先生的過往經歷,我無從得知。」

「哦,這樣呀…」

齊妙有些失望的靠回了座椅。

對於齊佑身上的秘密,就像深不見底的海底,探不清,也照不明。

想來無果後,齊妙在車上刷起了短視頻。

刷着刷着,她便看到了自己的直播片段。

這個視頻已經有了三百萬人的點贊,和近七十萬的轉發。

「嗯!!?」

齊妙瞬間來了精神,她仔仔細細觀看直播切片。

只見在她身後的高鐵上,站着一名黑袍少年。

此人正是她的先祖。

畫面中,齊佑平穩的站在急速行駛的高鐵上就已經夠科幻了。

直到她看到對方從高鐵上縱身一躍後,齊妙倒吸了一口涼氣。

「先祖他…不是人!」

齊妙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就連她自己都被這個想法驚出了一身冷汗。

她點開評論,映入眼帘的是鋪天蓋地的驚嘆言論。

【絕了!這是高手,隱世高手啊。】

【我懷疑咱們世界存在異能行者!】

【卧槽!這條視頻保真嗎?】

【還高手還異能呢!妥妥的特效,假的不能再假了,腦子缺根弦的人才信這玩意,你們看那個直播畫面就對準了那架高鐵,不是擺拍我倒立吃粑粑!】

【放心,過不了幾天就會有人出打假視頻的。】

齊妙仔仔細細的看着每一條評論。

無論是質疑的還是驚嘆的,她都沒太大感覺。

從小到大,齊妙也看過不少所謂的未解之謎或者弄虛作假的獵奇視頻。

可這一次卻實實在在發生在了自己頭上。

「齊小姐,到了。」

直到司機的提醒,齊妙才恍惚地下了車。

可她剛走到別墅門口,便看到一名身着金色馬褂的老者站在她家門口。

這名老者身高僅有一米六齣頭,可齊妙卻能明顯的感覺對方氣度不凡。

「老人家您有事嗎?」

齊妙禮貌性的上前問道。

老者轉過身來,一雙飽經風霜的眼睛緊盯着齊妙的雙眼。

接着,老者小心翼翼地指了指別墅道:

「請問姑娘,住在屋內的人,可姓齊?」

齊妙點了點頭:「嗯,我家長輩就住在裏面,您認識他?」

得到答案後,老者頓時激動不已,渾濁的雙眼都明亮了起來。

「可否請示你的長輩,讓我有幸能拜見齊…齊先生?」

老者說完後,還補充了一句:「我姓宮,叫宮常居!」

「額…好的,我去幫您問問。」

齊妙說完,快步走進別墅。

這兩天遇到的怪事實在太多了。

此刻,她躲在門帘後面,偷偷地觀察着老者的動靜。

她這位先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萬一來的人是齊佑的仇家該怎麼辦?

以防萬一,齊妙拿出手機,打開了開播按鈕。

一開播,彈幕的抱怨聲便席捲了齊妙的手機屏幕。

【主播昨晚為什麼關播?是不是怕冒充張峰平的事露餡了?】

【主播黑屏直播月入百萬,演場鬧劇別墅靠海!】

【系統提示:南城吳少打賞給主播10架宇宙飛船。】

【系統提示:南城吳少打賞給主播20架宇宙飛船。】

【卧槽,吳少又開始了!】

【上趕着給主播送錢是吧?】

【主播主播,吳少在你這消費了四十萬了,你有沒有什麼表示啊?】

齊妙未搭理彈幕,她把鏡頭對準了門外的老者,用着幾乎氣聲的語氣詢問道:

「唉,有沒有人認識這個老爺爺是誰?他要來找我家長輩,我有點不太放心。」

【不認識,不會是主播的追求者吧?】

【哈哈哈哈,主播啊,吳少和這個老頭之間,你選一個吧!】

不正經的彈幕看得齊妙腦仁疼,直到那名直播間的神豪開口。

【南城吳少:啊,宮老!?主播您竟然還認識宮老?】

【系統提示:南城吳少打賞給主播100架宇宙飛船!】

【南城吳少:我沒別的意思,主播可否引薦這名老者給我認識?】

吳少突然刷出的價值一百萬的宇宙飛船,使得齊妙的直播間熱度瞬間暴漲。

一時間在線人數從一萬人突增至了十七萬名觀眾。

禮物刷的一個比一個狠。

【系統提示:珍奇閣打賞給主播300架宇宙飛船!】

【系統提示:七公子打賞給主播一千架宇宙飛船!】

【系統提示:新市珠寶打賞給主播800架宇宙飛船!】

幾百上千萬的禮物如潮水般湧入齊妙的直播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