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2章 新丁報道在線免費閱讀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3章 半山賓館在線免費閱讀

第2天一早,李沫和郭胖子準時來到公司。辦完入職手續,綜合部的美女姜麗帶他們來到了「戶外探險部」的辦公室。

這是一間廁所旁邊的小辦公室,30平方的房間里,擺放着4張辦公桌、一張三人沙發和一張小會議桌。

「老沙,我給你帶人來了。」聽到姜麗甜美的聲音,最靠裡邊一張桌的電腦屏幕後邊,探出了一個腦袋。

「呀,是姜大美女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老沙站起身走過來,迎接三位。

「老沙,別貧了,這兩位是你們部門新來的助理,這是李沫、這是郭福誠」。

「郭富城?你叫『郭富城』?」老潮訕笑着。

「老大,我叫郭福誠,福氣的福,誠實的誠,不過,大家都叫我郭胖子,您今後也可以叫我郭胖子」。郭胖子笑嘻嘻地回答着。

「郭~胖子,好好好,這個名字親切,坐吧,郭胖子。李沫,你也坐」。老沙熱情地招呼二人坐到沙發上,姜麗和老沙簡單做了交接後,她就甩着那1米2的大長腿離開了辦公室。

老沙看着二人的簡歷,詢問了一些簡單的情況後,就開始介紹起戶外探險部的工作來。

說是戶外探險部,其實只有三個人。老沙是部長兼策劃、戶外主播是大飛,攝像和剪輯是小劉。部門平時主要工作是製作戶外探險類的短視頻,發佈到國外的油管、推特,國內的某音、某手等視頻平台,以賺取流量和收益。

「哎呀,平時我們真是太忙了,三個人既要選探險地點、寫腳本、做分鏡頭、又要現場拍攝、錄製,後期的還要剪輯製作。我一直向公司申請要人,公司拖了我三個月,這次總算安排你們過來了,太好了!這樣我們的工作就可以減輕很多了。」

李沫看着老沙殷切的目光,又想起要「孝敬」給路易王的3000元錢,無奈的搖了搖頭。

郭胖子左右看了看,問老沙「老大,咱們部門不是三個人嗎?大飛和小劉呢?」

「哦,他們倆昨晚加班剪片子,要晚到一會,這個時候也差不多快到了。」老沙抬手看了看手錶。

李沫看着老沙抬手的動作突然有些出神,郭胖子捅了捅李沫,小聲嘀咕,「怎麼了,一塊手錶都讓你出神,是百達翡麗還是江詩丹頓啊,看着也不像啊?」好在老沙這時接了一個電話,沒聽見郭胖子說的是什麼。

「我不是看手錶,我是在看…」

李沫的話被推門聲打斷,辦公室外一前一後走進來倆人,前面的身高一米八,濃眉方臉、皮膚黝黑、身材勻稱,留個馬尾辮;後邊的身高1米7,偏瘦,臉色有些蠟黃,戴着鴨舌帽,背着攝像包。

「大飛、小劉你們來了?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是李沫,這是郭福…郭胖子,他們是今年傳媒專業畢業的大學生,分配到咱們部門當助理的。」

馬尾辮走上前,笑着握了握李沫和郭胖子的手。「歡迎歡迎,我是徐子飛,都叫我「大飛」。你們兩個生瓜蛋子剛畢業就來我們探險部工作,身體能不能吃得消啊?!哈哈哈哈。」

小劉也放下攝像包,過來打招呼。「我叫劉安之,歡迎歡迎!」

「既然人都到齊了,咱們開個會。」老沙走到白板前,拿起筆開始寫着。「我們探險部自成立以來,一共製作了26個視頻,收到了很好的效果,7個月的時間,全網粉絲數增長到600多萬,公司對我們部門提出表揚,大家鼓掌!」

「**啪」幾個人用力地鼓着掌。

「同時~」老沙故意拉長了尾音。「老闆希望我們戶外探險部能夠再接再厲,再創輝煌,在未來的3個月里,粉絲數量能夠突破1000萬!大家談談有什麼想法?」

辦公室里一下安靜下來。大家都清楚在當今視頻賬號競爭如此激烈的情況下,短期內要想漲粉400萬,不能說堪比登天,但也是趕鴨子上架——難啊。

「大飛,你在戶外探險這行時間久,經驗豐富,先講講你有什麼想法。」老沙點起一支煙。

大飛清了清嗓子。「這半年的時間,我們把荒野求生、野外探險、風景介紹幾個主題都做了一遍、也把省內的荒山水塘、廢棄村落、叢林深谷都拍過了。再拍這些題材,就很難吸引人看了…我觀察,最近觀眾對東南亞的關注度比較高,老沙,你和公司說說,我們拍一個東南亞探險系列,拍出來一定能火。」

「飛哥說得對,我最近刷某音,特別愛看一個叫『櫻桃姐勇闖東南亞』的視頻,拍得特別有趣,每條都點贊過萬。」郭胖子邊說,邊拿起手機展示給大家看。

「東南亞的風土人情、奇聞軼事、風俗習慣、當地美食都可以當作素材,夠咱們拍半年的」小劉補充道。

說到東南亞的話題,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活躍起來。

老沙見狀,忙伸出雙手向下壓了壓,「大家的想法都很好,但是目前預算有限,這個計劃只能先暫停,等我們的粉絲數突破1000萬,我保證!一定向公司申請經費,做一個東南亞的探險主題,帶大家一起去東南亞旅遊一圈」。

聽說沒錢,大家像泄了氣的皮球,不再發話。

見李沫一直埋頭記筆記,老沙彈了彈煙灰,看着他說「李沫,你們年輕人腦子活,講講有啥想法沒?」

李沫見老大點到了自己,便放下筆,說道「我昨晚研究了咱們的短視頻賬號,從內容策劃、腳本編輯、再到拍攝剪輯、對白設計都做得非常好。但是,也正因為如此,我們也成為國內很多賬號模仿的對象。」

「你們看,這幾個賬號就幾乎完全抄襲我們的風格,拍出的視頻也獲得不少的點贊。」說著,李沫把本子拿起來,特別在幾個賬號上用筆畫著圈。

「這些賬號不但在分流我們的目標觀眾,同時也會讓老觀眾對於我們原有的風格內容感覺到視覺疲勞,沒有新鮮感」。

「李沫說得有道理,我分析數據時,也發現我們在幾個平台的作品最近半個月的播放量、點贊、收藏和轉發的數據都在往下走。」小劉說著,打開筆記本電腦調出後台數據。

「是啊,我們現在就好比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啊…那你繼續說,有什麼具體的建議?」老沙扶了扶黑框眼鏡。

「在現在預算不足,同質化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我認為要想實現突破,一定要抓觀眾喜歡的『熱點』。」

「抓熱點?」透過煙圈,老潮的臉變得有些模糊。

「李沫說的對,我覺得現在年輕人的生活比較枯燥,喜歡看刺激的視頻,咱們可以拍點靈異古怪的視頻,二老山那邊…」說起靈異視頻,小劉有些興奮。

「我想起來了」大飛猛然一拍大腿「三個月前,二老山一家廢棄的賓館裏發現了1具無名屍體,據說整張臉都被剝掉了。後來,那裡就開始出現怪事,路過賓館的人,經常能聽見裡邊傳來死者的哭聲,還有人看見無臉鬼半夜攔路…現在這事在我們探險圈都傳瘋了。」

「這事我也聽說了,據說法醫解剖後發現,在屍體表面雖然沒有發現其他外傷,但死者體內的兒茶酚胺濃度超出了正常的幾十倍?」小劉做了個誇張的手勢。

「兒什麼安?那是啥?」郭胖子狐疑的問。

「兒茶酚胺,是一種神經類物質,當人們受到驚嚇時,體內的交感神經張力就會升高,同時釋放兒茶酚胺,使血管瞬間收縮,血壓升高,讓人感到心悸、胸悶,嚴重的使人休克甚至是死亡?」老沙解釋道。

李沫睜大眼睛,「也就是說,那個人是先被嚇死,然後又被人剝了臉皮?!」

「有這個可能。當然,也可能是這人本來就有心臟病,突發了疾病才死掉的,臉皮嘛,也有可能是被野狗啃掉的」老沙吐出來一口煙。

「這座鬧鬼的賓館已經在網絡上形成了熱點,有人還說,這家賓館以前就很邪門,開業後一個不到1個月死了幾個人,最後不得已才關店的。」

「我們可以做一期鬼樓探險的視頻,配上故事解說,肯定會火得一塌糊塗」大飛興奮地說。

「鬼樓探險?」老沙閉着眼思考了一會,突然睜開眼,將煙頭狠狠地摁滅在煙灰缸里。

「咱們就做一期揭秘鬼樓死亡之謎的視頻,爭取出來個「爆款」!大家下午準備準備,明天一早出發!」

「好~」。

看着大家興奮的樣子,李沫心裏隱隱有一種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