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3章 半山賓館在線免費閱讀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4章 你看我像人嗎?在線免費閱讀

日高三丈,一輛越野車疾馳在通往二老山的公路上,車上老沙分配着任務。

「一會到達目的地後,我和大飛、胖子先進入到賓館進行勘查,小劉和李沫留在賓館外駐紮,做技術支持。」

「啊?我先進去啊。」胖子嘟囔着,李沫知道郭胖子膽子不大,主動說:「要不,我和胖子換一下,他對設備儀器更加熟悉,能幫上劉哥的忙。」

「嗯,也行,那我們三個人先進去看看。」老沙調整了方案。副駕駛的大飛轉過頭來,「胖子,你這麼大的坨,膽子怎麼這麼小啊?」

「我…我不是膽小,我是想準備充分點再進去。」胖子反駁道。

「哈哈哈,你想咋準備?」

「你還別小看我,為了這次活動,我真的做了精心的準備,拿出來給你們開開眼」。說著,胖子從他從雙肩包里開始掏東西。

除了開車的小劉,其餘的三個人都伸過頭來看胖子。

「這是黑曜石的手串,老大你帶上,祛凶避邪;飛哥,這條五彩繩和你氣質特別的配;劉哥,這個葫蘆鑰匙扣,我掛你背包上了。沫子,這串五帝錢給你,老闆說特別靈」。

「不用,胖子,你留着吧。我這有護身符。」李沫從衣領里掏出一塊小玉牌,這是舅老爺從小就掛在他脖子上的。

舅老爺還囑咐他無論什麼時候,玉牌都不能摘,否則會有大禍臨頭。李沫本不信這些,但也不想忤逆舅姥爺,平時就一直帶着玉牌,即使洗澡,也不摘掉。

「那好吧,這個我留着保命。」胖子把五帝錢系在褲帶上。

「其實,大家也不用這麼緊張。」老沙喝了一口水。「很多所謂靈異的事情,最後都被證明和鬼沒有任何關係。」

下午3點多,車子駛進二龍山。大飛拿出手機,根據探險圈朋友提供的地圖指引,一路開到半山賓館的大門口。

眾人下了車。可能是因為賓館位於山腰的緣故,李沫感到了一絲涼意,他把衝鋒衣的拉鏈向上拉了拉,仔細觀察起這座建築。

半山賓館位於懸崖邊,是一座左右對稱的三層蘇聯式建築,中間主樓略高出半層,兩邊的副樓呈L形向前環抱。因為長時間的歲月侵蝕,灰色的混凝土外牆已經開始脫落,樓前是一個大院子,院子里長滿了雜草,空氣中混合著死寂的味道。

大家清理出一塊空地,把攜帶的裝備從車上卸了下來,小劉架起張桌子,將儀器設備逐一放在桌子上。

郭胖子滿眼新奇地看着這些設備「劉哥,這些設備都是幹什麼的呀?看上去好高級啊」。

「這幾台是跟拍用的攝像機、穩定器和拾音器,這幾台是野外高速攝像機,我們會放在固定位置,拍攝建築里的情況。」

「山裡信號不好,我們會用無線信號發送器把視頻信號傳到這個盒子里。」

小劉指着2台機器說「這是信號接收器和視頻服務器,有了它們,我們就可以把多路攝像頭傳過來的視頻投到筆記本上。」

說著,小劉打開電腦,調出幾幅畫面。

郭胖子對着攝像頭揮了揮手,「劉哥,這個攝像頭清晰度挺高的,哦?還帶夜視功能,要不少錢吧?」

「嗯,這些設備加起來要幾十萬吧。」小劉邊說邊調試着對講機。

「嘖嘖,公司真有錢,給我們配了這麼貴的設備」。胖子不斷咂着嘴。

「公司?算了吧?買個麥克風都要報銷半年,這些都是老大把自己的設備拿來給我們用的」。大飛走過來,邊說邊將運動相機別在領口。

「老大以前可威風啦,徒步羅布泊、穿越川南『死亡谷』、翻越昆崙山,叱吒風雲,無所畏懼。要不是發生了那件事…」。

「大飛,準備好了嗎?」老沙走過來打斷了話題。「都是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你們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了,再不進去天就黑啦。」

「沫子,你注意安全。有啥事,就用這個呼我哈。」胖子說著,將對講機遞給李沫。

「放心吧!」李沫接過對講機,跟着老沙、大飛進入了半山賓館。

推開虛掩的大門,三人來到賓館大堂。

大堂非常寬敞,足有2個籃球場大小,一盞碩大的水晶吊燈從7、8米高的二樓屋頂垂落下來,在微風的吹動下,發出「叮鈴叮鈴」的響聲。

大堂的正中擺放着一幅屏風,屏風後一條寬大的樓梯,伸向二樓。

大廳的左邊是服務台,褐紅色的背景牆上寫着「半山賓館」四個大字。大廳右邊是一座假山噴泉,因為年久失修,已經顯得破敗。

「這是什麼?」大飛叫了一聲,老沙和李沫聚集到大飛所指的屏風前。

外邊的胖子和小劉也屏氣盯着大飛身上的攝像頭畫面。

眾人見屏風上,夕陽西下,兩位老者悠閑地坐在江邊對弈,遠處幾艘小船緩緩駛來,在畫的左上角寫着一首詩:

片帆渺渺下江來,

漢苑宴遊聯魏丙,

蓮花不見楊柳空,

亡秦未必非胡亥。

「飛哥,怎麼了?除了這首詩不太押韻外,其他好像沒什麼。哦?這首詩好像是後加上去的。」李沫仔細看着畫面。

「不要盯着詩看,仔細看看畫面上的人」大飛指着其中一位老者。

經過大飛的指點,李沫才仔細觀察起畫面的人來:棋盤左邊的人,白髮長須,仙風道骨,微笑着看向對面。棋盤右邊的人穿着蓑衣,碩大的斗笠遮住大半張臉,露出一隻手伸向棋盤。

但是露出的那隻手居然是綠色的!再仔細看,斗籬下的臉上露出了半顆獠牙。

屏風的畫面居然是,一人一鬼在下棋!太詭異了!

老沙仔細看了看,若有所思地說:「傳說,天地分為六界,神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和冥界,冥界也叫鬼界,或者鬼道。本來鬼界和人界是相互不來往的。但是有些鬼貪戀人間,便會幻化成人形,到人間享樂。」

「老大,你的意思是這個鬼是變成人來和老人下棋的?這也太玄乎了吧?」胖子在對講機里說道。

「嗯,歷史上,還真有類似的事情。我記得《呂氏春秋》中曾記載,在現在的河南商丘附近,有一座黎丘山,黎丘山上有一種鬼怪,喜歡幻化成人形,下山捉弄百姓。不過,鬼怪變成人形是有時間的,時間一到,就會再變回原形。依我看,這個下棋的鬼就是快變回原形了。」老沙邊說邊看着畫面。

「在酒店的屏風上為什麼會畫這種東西呢?好奇怪啊…」。見多識廣的大飛也不禁感嘆道。

「這個我也想不通,看來這家賓館確實有古怪,咱們一會一定要注意安全。」老沙握了握手裡的電筒,這種電筒用特殊材質製成,必要的時候可以防身。

「太陽馬上要下山了,我們趕快裝上攝影機,趁天黑前離開,大飛,你和李沫負責一樓、二樓,我負責三樓,遇得什麼情況,用對講機聯繫。」說完,老沙就「噔噔噔」的跑上樓去。

李沫從背包里掏出固定攝像機,詢問大飛安裝的位置。大飛數了一下「這裡有5台攝像機,我們大廳裝一台,一樓二樓兩側各裝一台。

大廳的一台安裝在假山旁邊的石柱上,正對着大廳。安裝在樓道兩側的攝像機,選用的是廣角模式,可以看到L形樓道兩側的情況。

李沫他們安裝完一樓的攝像頭,又和小劉聯機調試了畫面。這時,對講機中傳來胖子的聲音「沫子,你們三台攝影機都裝完了,怎麼老大那邊一個都沒裝好呢?」

「什麼?老大那邊一個都沒裝好?」大飛抬手看了看錶,時間已經過去30多分鐘了。

「老大,老大,聽見請回答。」對講機里一片寂靜。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平時,老大安裝這種戶外攝影機非常熟練,3、5分鐘就能裝好一台。這次怎麼這麼長時間?他會不會出事了?」大飛和大家說出來自己的想法。

「不行,我們還是去看看老大!」說完,大飛帶着李沫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向三樓,一踏上三樓,頓時覺得氣氛有些壓抑,溫度好像瞬間低了幾度。

由於兩邊的房門都關着,三樓的樓道里幾乎沒有光亮。大飛打開強光手電,這種手電在野外可以照100多米,不知道什麼原因,現在只能勉強照到10米左右的距離。

「老大!老大!」兩人向樓道兩邊喊了幾聲,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他們走到左手邊第一個房間,門被鎖住了。大飛用力踹了一腳,房門「咣當」一聲打開了。

兩人拿着手電筒向房間里掃去,門口是一個衛生間,水龍頭上已經掛滿蛛網。

再往房間裡邊走,是酒店雙人間的標準配置:靠牆是兩張單人床,床腳對着的電視柜上擺放着一台21寸的顯像管電視,窗邊放着兩張單人沙發和衣櫃…所有的陳設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房間里也散發著一股霉味。

兩人接連檢查了幾個房間都沒發現老沙的蹤跡。大飛正準備去下一個房間,卻被李沫一下拉住,「飛哥,你沒發現,這間房間有什麼不同嗎?」

有什麼不同?一樣的房間,一樣的床,一樣的沙發,一樣的柜子…不對,柜子不同!柜子的顏色不同!

其他房間的柜子都是那種和床一樣的原木色,這個柜子的顏色是黑色,有點像,古代棺材的那種深黑色!

大飛示意一起去檢查衣櫃,兩人壯着膽子,躡手躡腳地走到柜子旁邊,一人拽住一隻門把手,默數「一、二、三」,兩人同時打開櫃門。

「啊!」兩人大叫一聲!只見衣櫃里吊著一具乾屍!眼睛裏冒着藍光!

房間的窗帘猛然抖動了幾下,受驚的二人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衝去!

「彭」的一聲,跑在前邊的大飛與一條黑影撞了個滿懷,嚇得大飛發出「啊啊」的叫聲。李沫用手電筒掃向黑影,居然是老沙!

「你們瞎叫什麼?」「有…鬼…,快…快跑!」不由分說,大飛和李沫拖着老大一路跑下三樓,衝出酒店。

胖子和小劉在對講機里聽到了喊聲,也跑了過來。

「你們怎麼了?」

「有…有鬼,不,不,是有人死了」。小劉遞過一杯水,「別急,你們慢慢說」。大飛把上三樓發現乾屍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小劉,你和我再上去一次,剛才被他們架走,我都沒來得及看,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東西?」老沙帶着小劉返回酒店,不到10分鐘,就走了出來,把一個東西扔在大飛的面前。「你說的是這個吧?」

大飛和李沫定睛一看,是一隻狐狸的標本,時間長了身體有些乾癟,眼睛的位置是兩顆藍綠相間的彩色玻璃球。

胖子一見,打趣道「哎,我當是遇到鬼了呢?!原來是個標本,飛哥,你也是混探險圈的,怎麼被一個標本嚇到了呢?」。

「胖子,別胡說,當時的情況,確實很嚇人,如果是你遇到了,估計會被嚇得更慘。」李沫出來打圓場。

「好了,既然是虛驚一場,大家就準備做飯,吃完飯早點睡覺,明天一早起來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