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4章 你看我像人嗎?在線免費閱讀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5章 雙瞳老太在線免費閱讀

經過了短暫的休整,大家開始分頭忙碌起來,老沙、大飛和胖子負責支帳篷,李沫則和小劉一起準備晚飯。

其實晚飯準備起來也很簡單,他們出發前從超市買了幾箱自熱米飯。做飯時,把大米和菜包放好,飯盒下面將自熱包泡在水裡,10分鐘左右就可以吃了。

「劉哥,老大姓沙嗎?這個姓很少見啊。」李沫邊撕菜包,邊打聽起老大的情況。

小劉看了看遠處的三人,小聲地說。「老大姓啥,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個挺特別的姓。我來的時間也不久,聽大飛說,老大以前不叫「老沙」。他那時走南闖北,喜歡冒險,後來因為一件事,穩定下來,娶妻生子。從那以後就讓別人叫他『老沙』,說是為了紀念什麼」。

「那你們剛才上去是怎麼發現標本的?」李沫追問道。

「我們剛才?我們剛才就是到了三樓,老大帶我走進一個房間,說你們就是從這個房間里跑出來的,老大打開衣櫃我們就看到了標本。我當時也嚇了一跳,後來還是老大勇敢,上前把它拽了下來。」劉安之回憶道。

「哎?李沫,你怎麼想起問這個?難道你懷疑老大…」小劉停下手上的動作,看着李沫。

「沒有,沒有,我只是覺得有些事情我沒有想明白」。

「沒想明白,就好好想!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懷疑老大,老大平時對我們可仗義了。上次我們去靈山拍節目,我被蛇咬了,好在有老大在,否則我這條小命就交代了。」

看着劉哥有些生氣,李沫不再說話。

入夜,點起篝火,老沙安排大家輪流守夜,2個小時換班,郭胖子守第一班。

李沫躺在帳篷里,想着白天發生的事情,翻來覆去睡不着。於是,走出帳篷想找胖子聊聊天。

郭胖子本來有點瞌睡,聽見腳步聲,猛然驚醒,發現是李沫,才又打起哈欠來。

「李沫,你怎麼起來了?」

「睡不着,隨便轉轉。對了,胖子,你記得老大那邊的視頻後來是多久調出來的嗎?」

「多久?我想想…大概是你們上樓後,不到2分鐘就調出來了」。

「那老大說是什麼原因,讓他耽誤了那麼久嗎?」李沫喝了一口水。

「老大搭帳篷的時候和我們說,他安裝攝像機的時候,發現三樓的信號不好,好像被什麼東西屏蔽了一樣,攝像機的信號傳輸燈一直是紅燈,對講機也沒法使用。」

「那後來呢?後來他是怎麼找到我們的?」李沫用力抓緊了胖子的手臂,把胖子抓得直咧嘴。

「沫子,你這麼激動幹嘛?」

「快說,後來,他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李沫鬆開手。

「老大說,後來他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就大聲地回答,可你們好像沒聽到他的喊聲一樣,走向了另一邊的樓道。這時,信號傳輸恢復了正常,他趕快抓緊時間調試攝像機,調試完,就趕快過去和你們會合,結果就和大飛撞了個滿懷」。

「嗯…這個說法倒也說得通,但是還有疑點,老大說他回答了我們,可為什麼我和大飛兩人都沒聽見!另外,我們往外跑的時候,櫃門明明是開着的,老大他們再次進入房間的時候,為什麼會再次打開櫃門?是有人把櫃門重新關上了?還是…還有,屏風上那一人一鬼下棋,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李沫陷入了沉思。

「啊…沫子,今天不知道怎麼的,眼皮一直在打架。」胖子連聲打着哈欠。「你去睡吧,我幫你守夜。」「真的?沫子,還是你夠意思,1點鐘記得叫飛哥換你哈。」說完,胖子鑽進了帳篷,不一會就打起了呼嚕。

李沫看着跳動的火苗,木炭燃燒散發出陣陣香氣,一陣困意向他襲來,他不知不覺地也睡了過去。

「李沫,李沫,你醒一醒!你醒一醒!」李沫被巨大的力量搖醒,他睜開眼睛一看,發現是劉安之。

「我怎麼睡著了?」李沫用力抹了幾下眼睛。「我剛才起來上廁所,發現你在火堆邊睡著了,就過來叫你,你沒事吧?」小劉關切地問道。

「沒事,可能是白天太緊張了。劉哥,現在幾點了?」「現在是1點10分」小劉看了看手錶。

「1點多了,該叫飛哥起來守夜了」。李沫走到大飛的帳篷外邊,輕聲叫了兩聲。見沒有回應,他就走進帳篷,發現大飛的睡袋竟然是空的!李沫伸手摸了摸,還有一絲溫度。

小劉聞聲走過來,詢問怎麼了?「飛哥不見了」「不見了?大晚上能跑哪去?」

兩個人在營地周圍找了一圈,也沒發現大飛的身影。

於是,兩人商量打算把老大和胖子叫起來一起尋找。李沫走進胖子的帳篷,連叫了幾聲,胖子睡得像死豬一樣。

這時,小劉大聲地喊着「李沫,李沫,老大也不見了!」李沫鑽進老沙的帳篷,果然,老大的睡袋裡也是空的。

難道他們倆下山先走了?不對,汽車還在,對講機和背包也在,這麼晚了,他們不可能徒步下山。

難道…他們又進了賓館?李沫抬頭看着賓館,高大的建築在漆黑的夜裡顯得甚是詭異。

「李沫,老大他們不會有事吧?」「劉哥,我們先看一下白天安裝的監控?查查有沒有老大他們的線索。」

「對,對,我都暈頭了」小劉打開電腦,調出酒店大堂的監控畫面,把時間軸拉到凌晨1點鐘,開始查看,賓館裏燈光灰暗,拍攝的視頻有些模糊。

視頻顯示:1點06分,大飛和老沙一前一後,低着頭,走進酒店大堂。黑暗中,他們在屏風前站了一會,嘴裏好像嘟囔着什麼,可惜聲音太小,李沫聽得不清楚,好像是說「在…房間」。

1點10分,也就是小劉把李沫叫醒的時候,大飛他們離開了大堂,沿着樓梯向上走去。

因為2樓沒來得及安裝監控,小劉把畫面直接調到3樓位於拐角處的視頻。

1點12分,監控里終於出現了兩道人影,但是因為距離太遠,光線灰暗,只能大致看清輪廓。

只見兩道人影登上三樓,轉向樓道的另一邊,逐漸消失在黑暗中。

「三樓還有其他攝像頭嗎?」李沫問劉安之。「沒有了,老大之前只安裝好一台。」

李沫看了眼時間,現在距離老大他們進去已經過去30分鐘了,對講機那邊一直都沒有回復,他們會不會遇到了什麼意外?

李沫和小劉商量了一下,決定帶着手電筒和電擊棒再次潛入半山賓館。

和白天不同,夜晚的賓館顯得更加瘮人:陣陣邪風吹過大堂,發出「呼~呼~」的響聲,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呼號,屋頂的吊燈也被帶動得張牙舞爪起來。要不是白天來過,李沫此刻肯定要打退堂鼓。

他倆緊握電筒,一步步挪到屏風前,李沫思索着剛才老大他們看屏風的情景:老大他們一定是在屏風上發現了什麼線索,指引他們去了某個房間。

究竟是什麼線索呢?線索會是在這首詩上嗎?李沫又讀了一遍詩:

片帆渺渺下江來,

漢苑宴遊聯魏丙,

蓮花不見楊柳空,

亡秦未必非胡亥。

這首詩第二句明顯不押韻,會是和這個有關嗎?難道這是一首藏頭詩?李沫眼前突然一亮,以前舅老爺教過他,古時候,人們會把天干地支與數字相對應。

比如天干中甲乙丙丁的「甲」可以對應數字中的1,地支中子丑寅卯的「丑」可以對應數字2,12生肖里的第2個動物是牛,所以也稱為丑牛。

李沫把想法告訴了小劉,兩個人一起推算起來,如果把詩句最後一個字,連在一起,就是「來丙空亥」,丙可以對應3,亥可以對應的是12,空如果理解為0的話。翻譯過來,這句話就是「來3012!」

「老大他們可能去了3012!!」猜到答案,李沫變得興奮起來,三步並作兩步地向樓上跑去,可剛踏上二樓的樓梯,白天壓抑的感覺再次襲來,空氣中瀰漫著一層厚厚的霧氣,他將強光手電打到最大擋,勉強能照亮一小片區域。

燈光掃過二樓過道的時候,李沫陡然發現在光亮的邊緣,恍惚站着兩個人,看背影非常的熟悉。

李沫嘗試着向兩個背影喊道「老大,飛哥,是你們嗎?我是李沫啊。」可任憑李沫怎麼喊,兩個人始終背對着他,一動不動。

這時,小劉也跟了上來。「李沫,你喊什麼呢?」「劉哥,你看那是不是老大他們」,說著,李沫用手指了指兩個人影。

「唉?好像真的是他們。老大,是我們啊…你們過來啊!哎,老大,你們怎麼不動啊?」小劉對黑影喊道。

李沫見兩個人始終不動,就向前邁了2步,想看清楚是什麼情況,可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李沫向前邁步的同時,那兩個人也向前邁了2步。

李沫看懵了,又向前邁了一步,兩人也同時向前了一步,但始終是背對着他。

李沫不信邪,大踏步地追了上去。結果那兩個人也大踏步地跑了起來。

他們好像故意捉弄李沫一樣,李沫快,他們也快,李沫慢,他們也慢,李沫跑不動停了下來,他們也跟着停下來,始終與李沫保持着10左右米的距離。

小劉呼哧帶喘地追上來,問李沫怎麼不追了?

「不能再追了,他們一定不是老大和飛哥,我們已經追了快10分鐘了,按道理早就應該跑到走廊的盡頭了,可是你看。」李沫將手電筒指向前方,在那兩個人的前方,走廊仍然好像沒有盡頭一樣,一直向遠方延伸。

「你是說,這兩個人一直帶着我們在樓道里轉圈?不可能啊!這棟樓又不是圓形的,我們怎麼可能在轉圈呢?」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我剛才上樓的時候,注意到左邊靠外的第一個房間是2032,但是,剛才,我在追他們的時候,已經又從2032的門口跑過了1次!那兩個人好像故意在引我們追他們。這件事太詭異了,我們不能再追了。」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小劉問道。

「我們現在向外邊跑,等到了賓館外邊,再想辦法。」

「好」小劉點點頭表示同意。

於是,李沫兩人轉過身,向樓梯口的方向跑去。這個時候,耳後傳來了「咚咚咚」的跑步聲。

李沫邊跑邊回頭看,居然那兩個「人」追了上來,但詭異的是,他們仍然是背對着李沫,用一種「倒着跑」的怪異姿勢,向他們跑來。李沫不敢遲疑,使出吃奶的勁向前跑着,突然聽到耳後傳來一個聲音「你看我像人嗎?你看我像人嗎?」

「咚!」李沫感覺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身上一麻,重重地摔在地上…那兩個「人」追了上來,走到李沫跟前,把頭慢慢地轉了過來,對着李沫嘿嘿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