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6章 生死抉擇在線免費閱讀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7章 3012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李沫關上電腦,迅速地藏在最後一張辦公桌的底下。

「咔咔咔」幾聲,門鎖被打開了。李沫聽到有人躡手躡腳地走了進來,一個沙啞的聲音問「都不知道開機密碼,這視頻怎麼找啊?」「笨蛋!直接把機箱抱走」一個尖嗓子回答道。

緊接着,李沫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他本想偷看一下來人的長相,但是又怕被發現,他只能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不一會,李沫聽見有腳步聲向門口走去,門被拉開,幾個人走了出去。

又過了大概5分鐘,李沫估計來人已經走遠,才敢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走到之前放着電腦的桌子前,服務器果然被搬走了。

「這些人是誰呢?他們為什麼要拿走服務器?」李沫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10點多,李沫返回了醫院,他先去了郭胖子的病房,醫生剛剛查完房,胖子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身邊的心電檢測儀有規律地波動着。李沫輕聲呼喚了兩聲,胖子仍然沒有醒,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臉龐,李沫不免有些酸楚。

待了一會,李沫退出了房間,夜晚的樓道格外的清冷,他將布袋掏出來仔細端詳:一黃一紅兩個布袋的材質差不多,黃色的布袋要小一些,李沫捏了捏,裡邊好像裝了一個小瓶子,紅色的布袋外面綉着符文,李沫掂了掂有些分量。

李沫在病房裡終於挨到12點,他做了一個深呼吸,緩緩扯開黃色布袋上面的繩子,露出一個深粽色的小藥瓶,瓶子外側裹着一張黃紙。

李沫展開黃紙,上面用毛筆寫了一段話:

瓶子里的琥珀定神丸,可以救你和你的朋友;

打開瓶塞後,半小時內服下,不然藥力會失效;

要想徹底解決此事,就打開第二個錦囊。否則,把紅布袋還回。

李沫打開瓶塞,從裡邊倒出來一顆深褐色的藥丸,他湊近聞了聞,有一股淡淡的奇異的苦味。

李沫又將瓶子倒過來,想再倒出一顆,這次居然什麼也沒倒出來。李沫以為葯被卡住了,就用力地甩了甩,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啊?!只有一顆藥丸!雙瞳老太,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面對僅有的一顆藥丸,李沫猶豫起來。自己身上的紅疹已經蔓延到了後腰上,按照雙瞳老太的說法,如果3天內不解決,就會大難臨頭。但是胖子的情況更不樂觀,剛剛聽醫生說,如果明天還不醒,胖子可能會形成腦水腫,變成植物人。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救自己,還是救胖子?李沫面對迄今為止,人生最難的選擇!

「也罷,也罷。」李沫終於做出了決定:先救胖子,自己還有3天的時間可以搏一搏。

李沫來到胖子的房間,把定神丸就着水給他服下…

一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胖子一點變化沒有。

「這雙瞳老太不會騙我吧?不行,我要問問她。」李沫正要起身,突然發現,胖子的手指動了一下,然後是腳趾,緊接着是全身,猛烈地顫抖起來。

李沫一邊安撫着胖子,一邊按響急救按鈕,不到1分鐘,值班醫生帶着2名護士沖了進來,開始對郭胖子進行搶救,李沫也被請出了房間。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李沫在房間外不斷的踱步。半個小時後,醫生出來向李沫報告喜訊「恭喜,恭喜,病人蘇醒了,這簡直是醫學的奇蹟!他的身體現在還很虛弱,今晚就不要打擾他了。」李沫點點頭,連聲表示感謝。

「不過有些奇怪!病人嘴裏有股苦味,像是吃了什麼葯?是你喂他吃的嗎?」李沫不想節外生枝,連忙矢口否認。

醫生看着李沫不自然的表情,一臉狐疑地走開了。

李沫本有一肚子的話想和胖子說,但是胖子現在實在太虛弱了,李沫只能忍住。

回到自己的病房,李沫癱倒在床上。「嘟嘟」一條微信發過來,李沫打開一看是聶曉雪,她托刑警隊的關係了解到大飛被殺案的最新進展。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老沙已經清醒了。

壞消息是老沙對於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完全不記得。他只記得自己進帳篷睡覺,蘇醒過來人已經在警察局了。

警察那邊與李沫的判斷相似,雖然視頻上的畫面沒法證明是老沙殺人,但是老沙手裡握着兇器、身上的血跡仍然使他成為重要的嫌疑犯。如果沒有新的證據,老沙就要被當作殺人嫌疑犯提起公訴了!

李沫放下手機,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他感覺腦子都要爆炸了。他的意識漸漸模糊…,他感覺身體很輕,慢慢飄了起來。

他突然感到腰上疼痛無比,他敞開衣服,發現紅疹已經長滿了整個腰部,有些甚至滲出血來。「咯咯咯咯」黑暗中一個人笑着向他走來,漸漸的李沫看清了這個人的臉,居然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李沫一下子驚醒過來,原來是個夢!

他坐起身,走到窗前。凌晨4點的北京,寂靜深沉。天已微亮,晨跑的人穿過小巷,遠處的飯館已經開始準備早餐,還有穿着黃色馬甲的環衛工人開始忙碌。在這個大城市裡,每個人為了生活都在拚命地向前奔跑。

他托起布袋,回想起雙瞳老太的話:要想徹底解決,就打開第二個錦囊!李沫咬咬牙,扯開了紅色布袋的繩子。

打開布袋,裡邊同樣是一張紅紙和一個瓶子,不過這個瓶子要大一些,李沫晃了晃,裏面好像是粉末。李沫展開紅張,上面同樣用毛筆寫了幾行字。

冤有頭、債有主,終點也是起點。

找到石碑,將瓶子里的粉末塗抹在上面,事情就有轉機。

「大師說話都這麼含糊嗎?不能說得再清楚一些嗎?」

李沫反覆看了幾遍,大概猜明白其中的意思,雙瞳老太告訴他如果要解決問題,需要他再去一趟半山賓館,找到一塊石碑,將粉末塗在石碑上。

但在李沫的印象中,他們上次去的時候,繞着賓館走了幾圈,都沒發現什麼石碑啊,雙瞳老太會不會搞錯了?

下午,李沫坐上了去往二老山的客運大巴。坐在大巴的最後一排,他再次檢查一遍攜帶的裝備:手電筒、電棍、工兵鏟、一沓元寶紙錢和一袋糯米粉。

紙錢和元寶是用來祭奠大飛的,李沫始終不願意相信,陽光開朗的大飛就這樣死了。他選擇再次來到賓館,也是希望替大飛討回公道。

糯米粉是小時候聽舅姥爺說的,糯米不但可以驅邪,把糯米粉抹在臉上,還可以蓋住生人氣,讓鬼怪暫時看不見你。

說到舅姥爺,自從那天通完電話,舅姥爺的手機就一直打不通。李沫心裏想,等這件事忙完,他一定要回去看看老爺子。

他掏出手機,又看了一遍大飛被殺的視頻,這次他發現之前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細節:如果不是老大殺的大飛,那視頻的拍攝者究竟是誰?這個人要和大飛非常地熟悉,只有這樣,大飛才會和他一起進鬼樓,只有這樣,大飛被殺時,眼神中才充滿疑惑。

這個人究竟是誰呢?李沫陷入了沉思。

突然,李沫抬起頭「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