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7章 3012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直播探險,出人命了第8章 劉安之的身份在線免費閱讀

大巴開到二老山的腳下已接近5點,李沫下了車,沿着盤山路向著半山賓館走去。上次來的時候是坐車,李沫不覺得山路這麼難走,大概花了一個小時,李沫終於走到了賓館的門口。

由於前兩天發生了命案,大門前的警戒帶還沒有撤掉。

李沫在院子里找了一塊空地,將紙錢和元寶燒了。然後,將準備好的糯米粉塗在了臉上,將手機打開攝像功能,就進入了賓館。

由於輕車熟路,李沫繞過屏風,徑直走向樓梯,登上二樓,前兩次的壓迫感再次襲來,李沫扭開了手電,沒做過多的停留,就直接上了三樓。

三樓還是一如既往的昏暗,李沫記得左手邊第一個房間的門牌號是3032,他拿着手電向樓道深處走去,壓抑的氣氛讓他的腳步有些沉重,他甚至能聽見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

3030….3026…3022…3018…3014,李沫轉過走廊的拐角。突然,發現在走廊的盡頭站着一個「人」,李沫嚇得差點叫出聲來。

過了一會,李沫看那個人沒有走過來的意思,他就緩緩靠在牆上,沿着牆邊向前走了一步,仔細的辨認起來:這個人的身高大概一米八,留着馬尾辮,距離太遠看不清臉,但從身型上幾乎和大飛一模一樣。

大飛不是死了嗎?不,這不可能是大飛!李沫想起來曾經在二樓看見的兩個怪人。對,一定是他們。

可他為什麼不動呢?難道是糯米粉起了作用?還是因為我沒有和他說話。

李沫決定不再胡思亂想,當務之急是找到3012。李沫用手電搜索着兩邊房間的門牌號,發現右手邊不遠處就是他要找的房間。

李沫一個箭步竄了過去,扭開門鎖,閃身進入,從裡邊把門插上。整套動作一氣呵成。

他趴在門上聽了好一陣,沒有任何動靜,他的心才慢慢放鬆下來。

他轉過身來,發現原來3012房間這就是視頻里大飛被殺的房間,現在地面上還留着一些血跡。

李沫對着大飛死去位置,雙手合十拜了三拜,希望大飛能保佑他抓到兇手。

拜完之後,李沫來到柜子門前,雙手抓着把手,慢慢地拉開櫃門。出乎意料的是,柜子里什麼都沒有。

他記得當時大飛是在拉開櫃門之後,被人從後面割喉的。按道理一定是兇手怕他發現了什麼,可為什麼柜子里什麼都沒有呢?難道拉柜子和被殺是巧合,沒有必然聯繫?不對,這個柜子一定是重要的線索。

李沫正想着,突然門口響起「咚咚咚」的拍門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彷彿門都要被敲碎了一樣。

李沫趕快將袋子里的糯米灑在門口,這招果然管用,門外的怪物好像被糯米震住了一樣,拍門的聲音小了很多。

李沫沒有被眼前的事情沖昏頭腦,他知道糯米只能暫時阻擋住這些妖怪,必須抓緊時間找到關鍵線索。

他來到柜子前,用手快速拍打柜子里的四面,看看有沒有隱藏的機關,當拍到柜子背板的時候,他感覺有點薄,他用手電用力地砸向背板,「當」的一聲,隨着背板的脫落,牆壁上露出一個直徑半米多的洞。

李沫用手電向洞中照去,發現這是一個斜向下的洞,深不見底,把臉貼在洞口,能感覺有陣陣微風飄過。

「嘩啦啦」房間的窗戶一下子被敲碎,一隻長毛的綠色大手伸了進來,摸索着窗戶的把手想要進來。天空划過一道閃電,李沫透過窗戶看到,一隻渾身**、四肢修長,面部長毛的人形怪物正扒着房檐努力的想進來,它眼睛冒着黃光,喉嚨里發出低沉的嘶吼聲。

「這是什麼鬼啊?」李沫差點沒嚇尿,他把手伸進包里,想再抓點糯米扔向怪物,結果發現,糯米已經被他全部倒在門口。

眼看着窗戶外的怪物馬上要進來,門口還有另一隻守着,李沫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他把心一橫,縱身一躍跳進了洞里。

洞壁有些濕滑,李沫用四肢蹭着表面,盡量降低自己下滑的速度。大概過了一分鐘,李沫發現下方出現了亮光,緊接着,他滑出了洞口。

他從地上站起來,仔細辨認了一下,這裡應該是位於酒店背面懸崖的正下方。由於位置隱秘,他們之前搜索酒店周邊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這個地方。

李沫發現地面上有一條小路,他沿着小路走進了一片小樹林,樹林中一個略微凸起的土堆引起了他的注意。土堆位於樹林的正中間,在土堆的上方露出了一塊石頭。石碑會不會就在這裡邊?

李沫掏出工兵鏟快速地翻動土塊,由於土質鬆軟,不一會,土裡埋的東西就顯露了出來:是一塊半人高的石碑。

李沫用手電仔細地照了照石碑,這塊石碑的時間應該比較久遠了,上面的文字好像是古代的一種文字,彎彎曲曲的,李沫並不認識。

他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按照雙瞳老太的指示,從衣兜里掏出綉有符文的布袋,將布袋裡的粉末塗抹在墓碑上。

突然,一陣邪風刮進小樹林,樹葉嘩嘩作響,撕心裂肺的嚎號聲,由遠及近向他襲來,「把臉還給我~把臉還給我」。

李沫顧不上掩埋石碑,收好布袋就往深山跑去,邊跑邊不時地往身後看去。

在他身後三道黑影快速地向他跑來。

由於剛才消耗過多的體力,李沫跑了幾百米就跑不了動了。

他拿起工兵鏟與三道黑影進行對峙。

三個黑影走近,李沫發現一個是「假大飛」、一個是剛剛在窗外的長毛怪,一個是穿黑色雨衣,戴着面具的男人。長毛怪嘴裏一直嘶吼着「把臉還給我~把臉還給我」。

「面具男」將手指放在嘴裏,吹了一聲口哨。長毛怪立刻撲了上來,李沫不敢怠慢,揮着鏟子向長毛怪橫掃過去,長毛怪靈活地躲開,隨後一隻鋒利的爪子抓向李沫,李沫見狀連忙向後撤步,鋒利的爪子在李沫胸前的衣服上劃開了一道口子。好險!

李沫見長毛怪速度這麼快,急中生智,想將強光手電照向長毛怪的眼睛,趁它遮擋的時候,用鏟子進行反擊。誰知長毛怪雖然雙手遮擋住手電的強光,卻轉身抬起一腿掃向李沫,李沫沒反應過來,被重重地踢倒在地。

李沫還來不及喊疼,長毛怪的利爪又再次向他抓來。李沫連忙用背包遮擋,長毛怪一把就**背包里,緊接着「嗷」的一聲,忙將手抽出來,向後退了好幾步,對着手不停地吹氣,好像被東西燙到了一樣。

李沫翻過自己的背包,看到破口處,露出了符文的布袋。難道長毛怪怕雙瞳老太的符文?

李沫拿出布袋,站起身來,向長毛怪走了一步,長毛怪果真害怕得連連後退。

正在李沫欣喜之時,「面具男」又吹了一聲口哨。「假大飛」揮舞着拳頭地沖了上來。李沫如法炮製,將布袋伸向「假大飛」的面前,想把他嚇退,誰想「假大飛」一把將布袋撕掉,緊接着一拳打向李沫的面門。

李沫毫無防備,被這一拳打得眼冒金星,翻倒在地,一股鮮血從他的嘴角流出。他掙扎地抬起上半身,「假大飛」的拳頭再次向他的面門揮來。他閉上眼,心想「難道我李沫今天要死在這裡?」

「咻咻~」又是兩聲哨響,李沫感覺到「假大飛」的拳頭停在空中。李沫睜開眼,「面具男」已經走到了跟前,用低沉而嘶啞的嗓音問他「告訴我,是誰告訴你石碑的事?」

李沫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啊~我這個人的記性不好,剛才被他打了一拳,完全忘記了」。

「少廢話,趕快告訴我,否則…」面具男伸手指向「假大飛」。

「否則…否則你就會像對待大飛一樣,殺了我,再剝掉我的臉皮。我說得沒錯吧,劉安之?」

面具男被李沫突如其來的回答震了一下,半晌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