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2章 好人家的男孩子

第413章 原來喜歡年紀小的

第412章 好人家的男孩子
過年這兩天整個黑鷹不是打麻將就是打牌,一隊的『不良風氣』全都被剩下幾個隊伍給學到了。

白宴秋和剩下四個小隊快速混熟,然後又被無情拋棄,沒辦法這個女人的麻將打的真不錯,有她在,別人都不能贏。

白宴秋感受到了來自這個世界的深深惡意,沒辦法只好在基地里亂逛。

現在外面都是人,白宴秋不想鬧出什麼矛盾來。

她也不知道為啥,她走到哪裡多多少少都會生出點事情來,很玄學,就跟小說里的女主似的。

趕緊晃晃腦袋,一定是最近太無聊了,腦子都開始進水了,不好好休息,想這些,等過完年了,連胡思亂想的機會都沒有了。

「姐姐。」

白宴秋無聊的走這呢,聽到隔壁院子有人叫的很甜,不過這聲音很熟悉。

「隊長你有什麼事情嗎?」

沈寧無奈的看着莫岩睿。

他們熟悉以後,才知道莫岩睿比沈寧小三歲。

白宴秋挑眉,玩的挺刺激。

「你叫我隊長?你就這麼不想負責任?」莫岩睿詫異的看着沈寧。

本來不是很想聽八卦的白宴秋,現在根本就不想走,好有意思啊。

「你別亂說。」沈寧有些頭疼,「昨天晚上我們都喝醉了,什麼都沒做,只是躺在一張床上,衣服都還在呢。」

「那也不行。」莫岩睿衝到沈寧的面前,我媽媽說了,好人家的男孩子,是不能隨便和人一起睡覺的。」

白宴秋的肩膀都在抽搐,這是哪裡來的奇葩,真是好好笑嗷。

「你……」沈寧都震驚了。

「我一個黃花大男孩,乾乾淨淨的一個好人家的男孩子,你就這樣把我糟蹋了。」莫岩睿控訴的看着沈寧。

沈寧後悔,很後悔,為什麼昨天她要喝酒。

「你要是不想負責,我們去一隊找莘舟隊長和白隊長讓他們評評理。」莫岩睿拉着沈寧。

白宴秋覺得自己不能待下去了,不然笑出聲來,尷尬的就是三個人。

她悄無聲息的走了。

沈寧看着莫岩睿說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的口才這麼好呢。」

莫岩睿很驕傲:「那當然了,我很守男德的,不會和不熟悉的女人多說一句廢話的。」

沈寧點頭,以前他們不熟悉的時候,莫岩睿能用一個字說完的東西,就不會用兩個字。

「你知道你這樣的行為叫什麼嗎?叫無賴。」沈寧捏了捏額頭、

後悔,就很後悔。

「姐姐,你就是不想負責,我們都睡到一張床上了。」莫岩睿大聲的控訴。

三隊好多人都漏出了腦袋。

啥玩意?他們隊長和副隊長睡了?這麼刺激?

「對,我就是不想負責。」沈寧現在身心俱疲,只想睡覺。

「哼。」莫岩睿直接拉着沈寧往外走。

「你做什麼?」沈寧恨不得給莫岩睿一鎚子。

「去找隊長評理。」莫岩睿真的很執拗。

沈寧四肢無力,自從發現和莫岩睿一張床上想來以後,她的腦子就是一團漿糊。

明明什麼都沒做,但是這個小子非得要她一個說法,很難不懷疑這小子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白宴秋回到一隊後,再也忍不住放生大笑。

笑得一隊的人麻將都不打了,一個勁的看着她。

莘舟直接把沈星源拎到白宴秋的面前,沈星源綠色的異能檢查了好幾遍,都沒有查到原因。

「沒事啊。」沈星源第一次懷疑自己的異能是不是出問題了。

白宴秋笑夠了,看着大家都看自己,擺了擺手,整個人輕鬆愜意:「沒事,就是看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行,我們繼續。」林嘯戚繼續打麻將,以前不會打這個,這兩天學會了簡直就要沉迷進去了。

莘舟走到了白宴秋的身邊,就不應該放她一個人出去的,現在精神都出現問題了。

「我不去。」三隊這邊,沈寧抱着一棵樹,她不想丟人丟到一隊那邊。

莫岩睿瞅了沈寧一眼,直接把人扛走了,三隊的人都跟猴子附身一樣嗷嗷吼叫。

「你放我下來。」沈寧狠狠的對着莫岩睿的後背來了一拳。

「唔!」這一拳毫不留情,莫岩睿悶聲哼了一聲,「不放,我知道我要是放開了話,你就跑了。」

莫岩睿對沈寧有好感不是一天兩天了,沈寧在二隊的時候,他就惦記了好久。

「我不跑,我真的不跑。」沈寧保證,「我只是覺得這樣丟人,我們在黑鷹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

「你放心,我走的是小路,今天沒人看到。」莫岩睿說道。

沈寧:還真謝謝你這麼貼心啊。

「到了。」莫岩睿把沈寧放下,拉着進去。

白宴秋已經平復好了自己的心情,聽到三隊的莫岩睿和沈寧來了之後,白宴秋又撲哧一聲笑出來。

莘舟看着白宴秋,看來剛才那樣的失態是和這兩人有關係。

周汀看着他們兩人說道:「我看他們兩人的神情很嚴肅,你們不快點過去,人家在小會議室里等着呢。」

他手裡還端着兩杯水。

白宴秋把這輩子的傷心事都想了一邊才沒有笑出聲來。

周汀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就跟着一起進去。

白宴秋想了下,好像周汀的笑點也很低啊。

他們走到小會議室,白宴秋自覺的坐在莘舟的身邊,位置稍微靠後一點。

周汀還奇怪了,莘舟和白宴秋的位置好像反了,以前隊長不都是讓宴秋坐在他的位置上嗎?

「什麼事?」莘舟直接問道。

「隊長,我們有件事情要你評理。」

莫岩睿很認真的說道,沈寧已經開始頭疼了。

白宴秋嘴角已經咧起來了。

「我昨天和姐姐睡了,她不想對我負責。」莫岩睿語不驚人死不休。

周汀正喝水呢,差點一口水噴了出來,他譴責的看着沈寧:「沈小姐,這是你的不厚道了啊,小莫這孩子,除了不會說話,人還是很靠譜的。」

「噗嗤,噗嗤,噗嗤。」躲在莘舟身後的白宴秋就跟漏氣一樣,低着頭一抖一抖的,媽呀,真的好炸裂。

「我沒有。」沈寧趨近暴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