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4章 你還真敢啊

第415章 天沒黑 別做夢

第414章 你還真敢啊
沈寧就像一條鹹魚一樣癱倒在沙發上,這兩天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玄幻了。

本來以為冷漠的小隊長,結果是這樣的人,丟人還丟到了莘舟和白宴秋的面前。

她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莫岩睿竟然還來她家裡。

看莫岩睿在她母親面前拘謹的樣子,她還有些不習慣,這人還會害羞的嗎?

「小莫啊,聽說你比我們家小寧小三歲啊。」沈寧仔細看了這個孩子,很滿意。

如果真的在莘舟和莫岩睿之間選一個,她會選擇莫岩睿。

年齡小了點,但是這孩子眼底對小寧的喜歡不是假的,莘舟太冷了,而且莘舟的心底和眼底都是白宴秋。

她時不時慶幸自己離開了安高易,避免小寧持續被安高易給利用。

小寧在莘舟的身邊不會幸福的。

「我覺得,年齡不是問題。」莫岩睿緊張的說了一句,生怕年齡的問題,讓沈筠不同意。

沈寧癱在沙發上看了一眼他們,關她什麼事情呢。

「沒有,阿姨就問問,你家裡還剩什麼人?」沈筠問道。

「就我一個了。」莫岩睿本來就是個孤兒,末世來了以後,他反而無牽無掛,成了最逍遙的人,也沒有痛苦。

「以後基地不想獃著了,就找阿姨,阿姨給你做好吃的。」沈筠笑着說道。

莫岩睿被巨大的驚喜給充斥着,他發誓,這絕對是他人生中最高興的一天。

沈寧翻了個白眼,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了,要是她不喜歡都不會讓莫岩睿踏入這個及家門。

「謝謝阿姨,我會經常過來的。」莫岩睿說道。

沈筠很喜歡莫岩睿,拉着他問了不少情況,沈筠對莫岩睿的喜歡很快就超過了沈寧。

「小莫啊,以後小寧要是欺負你了,你別忍着,來和阿姨說,我幫你教訓小寧。」

沈筠非常了解自己女兒的性格,從來就不是講理的,自從離開了安高易,改名叫沈寧以後,她拋棄了大家閨秀的文靜,禮儀、

那些是安高易強加給沈寧的、

現在不過是安寧做回了自己。

「不會,沈寧姐對我很好。」莫岩睿眼神黏糊的看了眼沈寧。

沈寧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沒想到啊,自己有一攤栽在了一個年齡比她小的弟弟身上。

沈筠和莫岩睿說了一會話之後,就準備午飯。

沈寧四處看了一眼,覺得這家裡很空曠:「程叔叔今天沒來啊。」

沈筠要和隔壁的程叔叔結婚了,所以沈寧為了避嫌,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打過招呼以後就沒有回來。

「不知道他要忙什麼。」沈筠的聲音從廚房傳來,「但是答應我了,說中午會回來吃飯。」

沈寧怕莫岩睿不知道情況,小聲的告訴她:「程叔叔,是我媽的結婚對象,過些日子就要結婚了。」

莫岩睿點頭,把這件事情記在心裏,這可是一件大事。

沈寧沒有說過她之前的父親,莫岩睿也沒有多問,到了時間,沈寧自然會說的。

吃過午飯後,沈寧帶着莫岩睿回了黑鷹小隊。

「你好像很高興。」沈寧看到莫岩睿的臉上笑意都沒有小時過。

「當然很高興了,整個基地只有你不高興。」沈寧的心情一點也沒有影響到莫岩睿。

沈寧尷尬了下,原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心情,乾咳了下掩飾自己的尷尬:「沒有不高興,就是有點接受不來,進度太快了。」

沈寧沒有談過戀愛,但是她知道正常的戀愛不是這樣的。

「沒辦法啊。」莫岩睿和她坦白,「我也知道這樣不好,但是總得先穩定下來,萬一哪天你帶着一個男朋友喊出來,我真的會後悔到把自己我喂喪屍的。」

「你還真是,就不能提前和我說一下嗎?」沈寧問道。

莫岩睿認真的看着沈寧:「我也想啊,可是你不給我這個機會啊,我只是抓住了這次的時機而已。」

你是懂抓時機的。

沈寧對他翻了個巨大的白眼,然後大步遠離莫岩睿,不講道理。

「我現在把話放在這裡了,如果我正經的跟你告白你會答應我嗎?」莫岩睿追上沈寧。

沈寧仔細思考,好一會才不得不承認,她不會答應。

莫岩睿從沈寧的沉默中知道了答案,一臉篤定的看着沈寧:「你看,我猜對了,你就是不會答應我。」

沈寧能怎麼說,說莫岩睿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直覺告訴她,這話不能說,如果說出來的話,按照莫岩睿這個腦子偶爾抽風的樣子,他一定會模仿自己喜歡的風格的。

「哼哼,我已經看透你了。」莫岩睿驕傲的說著。

追上沈寧以後,他拉住了沈寧的手,已經是見過家長的男女朋友了,拉拉手又怎麼樣。

回基地以後,遇上了要出門的莘舟和白宴秋。

莫岩睿自然的打招呼,沈寧有些尷尬,總是想起會議室里莫岩睿讓人震驚的發言。

「隊長你們要出去啊。」莫岩睿問道。

白宴秋看到他們握在一起的手,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是啊,基地辦公樓,忽然讓我們過去開會,好像有事情。」白宴秋說道。

沈寧和莫岩睿連忙讓開。

白宴秋不知道在莘舟耳朵旁邊說了什麼,莘舟難得的笑了下。

莫岩睿看着他們背影:「莘舟隊長和白隊長,是我見過最般配的一對了。」

沈寧點頭:「是啊,嘖,想想我當年也是真傻。」

以為自己能憑藉身份給黑鷹施壓,得到莘舟,努力兩年都沒有用,白宴秋一來,她和莘舟徹底就不可能。

「姐姐,你還有什麼故事?」莫岩睿聽沈寧的語氣不對。

「我?曾經不知天高地厚的喜歡過莘舟,然後不知死活的對付過白宴秋。」她不會和莫岩睿隱瞞任何事情。

如果他接受不了,剛好他們可以結束不到三天的男女朋友關係。

「嘖,你還真敢。」莫岩睿感嘆了一聲,然後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她,「莘舟隊長你都敢喜歡,白隊長你也能對付,為什麼到了我這裡就慫了。」

這個問題還真的難住了沈寧,到底是為什麼,她也不知道。

回到三隊,沈寧直接鑽進自己的房間,留下莫岩睿應付小隊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