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破門而入

第7章 叫我陌總

陌昀黎黑眸盯着程准,什麼都沒說,但是表達的意思卻是:你在趕我?

程准真的想哭了,他要是說是,會不會死的很慘啊?「不敢。」

「既然這樣,那我就在這裡等她。」

程准沒辦法,只好給陌昀黎端來了咖啡和茶點,然後給阮夢羽發短訊:「阮總,陌總還在。」

半個小時,陌昀黎等。一個小時,「裏面的人是男是女?」

程准懵逼了一下,回答:「男的。」

兩個小時,「嘭」一聲,辦公室的門開了。「不好意思,腳滑了。」陌昀黎沒有絲毫破壞公物的自覺,淡淡的說。

程准和孟厲炫看了看被踹開的門,在看了看如此淡定的陌昀黎,同時在心裏說:您六您說話。

「炫,這次招聘的事情由你全權負責,我不想再看到有走後門進來的人。」阮夢羽只是在陌昀黎破門而入的時候抬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孟厲炫看着如此淡定的阮夢羽,再心裏給她了10086個贊。「我辦事,你放心。阮總要是沒什麼事情了,我就先走了。」

「恩。」

孟厲炫起身走了出去,還體貼的幫他們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陌昀黎冷冷的看着孟厲炫離開的背影,轉眸看向阮夢羽的時候,眼中划過一絲溫柔。「夢兒,這些年你去了哪裡?」

阮夢羽翻動着自己手中的資料,理都沒理陌昀黎。

陌昀黎也不生氣,畢竟五年前的事情,是他沒有跟她解釋清楚。踱步都到阮夢羽身邊,隔着一張辦公桌的距離,伸出手想要撫摸那張他惦念了五年的面容,但是阮夢羽稍微歪了歪頭,就躲開了。

「夢兒。」陌昀黎收回手,眸子死死的盯着面前冰冷淡定的阮夢羽。

阮夢羽把手裡的資料放下,眼眸平淡的看着陌昀黎說:「陌總,我記得我說過我們不熟,還請你叫我阮小姐或者阮總。」

「好,阮總。」陌昀黎看着阮夢羽還是一副平淡如水的樣子,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請問,那天在機場的那個孩子,是我的兒子嗎?」

「不是。」

「是初之心盛霆燁嗎?我勸阮總最好還是考慮清楚再回答我,不然可是要付法律責任的。」陌昀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阮夢羽抬頭看他,問:「你什麼意思?」

「當然是字面的意思。那天在機場,我身上可是沾到那孩子的頭髮,如果我送去做DNA堅定的話……」

阮夢羽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慌,雖然很快便壓了下去,但是一直觀察着她的陌昀黎還是看見了,陌昀黎嘴角含笑,有點期待阮夢羽會有怎樣回答。

平復了一下心情,阮夢羽想都那天小楓是帶着帽子的,外套是下飛機的時候才穿上的,應該不會有頭髮之類的東西的。

「如果陌總想做鑒定的話,那麼儘管去,前提是,陌總你手裡真的有我兒子的頭髮的話。」阮夢羽看着陌昀黎,露出淡淡的笑容。她在賭,雖然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我,但是還會有些不確定。

阮夢羽笑,陌昀黎也跟着笑。陌昀黎繞過辦公桌,來到阮夢羽身邊,這個距離讓阮夢羽很不舒服。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被人給抱住了。「夢兒,歡迎回來。」